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天使夜]不小心听到对方DIY叫了自己的名字

【天使夜】你丫好烦30题——《不小心听到对方DIY叫了自己的名字》

CP:天使/夜行者


前篇:《神奇的书签》

,天使已经在学院开始了校园生活。 

(一个一点都不甜的饼😂)




同居生活一开始总会产生很多摩擦,当然,‘同居’这个词是千欢的说法。

好在Kurt是个好脾气,而Warren也并不是什么坏心眼的人,两个人虽然磕磕绊绊,但相处的还算不错。

可Warren的校园生活,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就算是再普通不过的新生入学,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才能和大家融洽相处,更何况Warren曾经是他们的敌人。

学校里的人都认为Warren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至少对于那些因为好奇而跑到Warren面前,想要摸一摸他新长出的洁白双翼的孩子们,他总是凶巴巴的把他们赶走。这让学院里原本对他有成见的人更加不满。他们不明白教授为什么让这样的人留在学校,更加不明白的是,Kurt为什么要跟Warren住同一间宿舍。

一开始,Kurt解释说那是Warren向教授提议的,可这样的解释在其他人看来,更像是Warren在欺负好脾气的Kurt一样,索性Kurt就不再解释,任由他们猜测。

人与人之间,只有深入接触,才能互相了解。那些依靠外表或者是片面的表现就断言一个人,显然是非常糟糕的行为。

就像Kurt在与Warren同居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Warren并不是讨厌那些孩子,他只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

在他过去的生活中,可没有这么多“软软嫩嫩”、“容易受伤”的小孩子喜欢靠近他这个变种人。虽然这所学校里的孩子并不会那么容易就受伤。

但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Warren的翅膀并没有完全长好。

Kurt记得和Warren的那场战斗,金属的羽翼确实提高了不少战斗力,但是看起来冰冷无情,Kurt一点都不喜欢。

可是也多亏了那副金属翅膀,在飞机下坠时,Warren才能用翅膀保护住自己,虽然伤势很重,但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折断的翅膀不得不连根拔起,依靠Warren从天启那里获得的强大力量,重新长出一副新的翅膀。

背部再一次被撕裂,皮肤与肌肉紧绷着,缓慢生长的翅膀疼的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骨骼不断生长,拉扯着肌肉与皮肤的同时,一根根羽毛也在顶破敏感的新生肌肤冒出来,强烈的瘙痒感和翅膀生长带来的剧痛,甚至让他恨不得再次将这对翅膀砍下来。

但最终,Warren熬过来了。

经过一个月的痛苦折磨之后,他终于再一次拥有了一对洁白的羽翼。

Warren几乎在伤好的一瞬间,就立刻展翅高飞,翱翔于天际,感受高空中不一样的风景,就在这时,他收到了Charles教授的邀请。

虽然新生的翅膀已经足以带着Warren飞翔,但仍然非常脆弱,Kurt时常看到Warren在清晨起床的时候,因为翅膀与床铺、地板、或者书桌柜子等东西的轻微磕碰,而忍不住皱起眉头。一开始,Kurt以为Warren是对学校生活有些不满,直到有一次,他忍不住向Warren开口,想要摸一下他的羽毛。

Kurt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无理;可是Warren竟然答应了,没有一丝的不情愿。

这简直就像在触摸神迹一样。

Kurt非常兴奋,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碰触到他肖想了很久的白色翅膀。手中的触感,比想象中还要美好,温暖,柔软,带着阳光的味道。可是更让Kurt在意的,是他碰触到翅膀的一瞬间,Warren瞬间僵硬的后背,和轻微颤抖的双翼,虽然很快Warren就放松下来,看不出任何异常。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吗?”Kurt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己又伤到了Warren。可Warren满不在乎的声音,仿佛那一瞬间的僵硬都不存在。

“你动作轻的就跟挠痒一样,想要摸就用力点。”

Kurt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因为瘙痒而抖动的反应跟因为疼痛抖动的反应可是一点都不一样。

他想到教授曾经给他说过,Warren的翅膀是重新生长出来的,新生长的翅膀总是有些脆弱。但他一直以为Warren的翅膀已经长好了。

Kurt想到每天早上,Warren总是喜欢在学校上空盘旋,想到在这之前,Warren甚至是靠着这一对翅膀,从他养伤的地方飞到了学院,脆弱敏感的皮肤被高速的气流冲击着,羽毛抖动着,Kurt简直不敢现象,那会有多疼。

Kurt给安排了自己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要保护好Warren。

于是Warren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条叫Kurt的小尾巴,不管他走到哪里,Kurt总会跟在身后。虽然他很高兴Kurt开始重视自己,但并不表示他面对Kurt小心翼翼的态度时也能高兴得起来。

比如他走过操场的时候,孩子们不小心将手中的篮球抛了出去,快砸到Warren的时候,只见一个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篮球又回到了操场上。

比如他走下楼梯的时候,狭窄的空间使得他的翅膀就要与上来的人碰触,只听嘭的一声,对面的人已经移动到了楼上。

比如……

直到Warren再也忍受不了,某一天的傍晚,他伸展着翅膀,把Kurt堵在房间的角落里,手上则抓着Kurt细长的尾巴,防止他逃跑。

“我觉得你最近似乎对我有一些误解?不然为什么天天跟在我后面做那些事?”因为Kurt奇怪的举动,整个学院都开始小心翼翼的对待他,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看起来就像对待一个易碎品。Warren感觉自己被小看了,如果是别人,他肯定不会放过对方;但这是因为Kurt而引起的,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做。

“你的翅膀是不是还没有恢复?我只是担心你受伤。”Kurt睁着漂亮的橙黄色眼睛看着Warren,疑惑的问。

受伤?作为一个在竞技场混过并且取得多场胜利的变种人,Warren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那些可能产生的轻微碰触到底如何能让他受伤。“……我觉得错身时候的接触,或者是一个不小心扔过来的篮球,并不会对我造成伤害。”

“可是这些会让你的翅膀感觉很疼。”

被自己一直关注着的人关心,总会让人觉得格外温暖,但Warren并不需要别人当他是弱者,尤其是Kurt,这只会让他愤怒。

因为一时大意,Warren被关进了那个狭小的笼子里,在人类的威胁下不停的进行战斗。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会持续多久,但如果不想办法逃出去,他一定会死在这个角斗场里。

铁笼上通了高压电,再加上奇怪的电磁,虽然在每一场战斗中,Warren都会装作不经意的攻击笼子,但想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找出这该死的装置的漏洞,从这里逃出去,显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就算逃出了笼子,那些站在笼子外面那些拿着枪的守卫,会在他逃出的一瞬间,朝他开枪,而他在这栋秘密的大楼里甚至没有足够的空间展翅高飞,躲开那些子弹。

每打败一个人,他就在地上刻下一道划痕。战斗、鲜血、崇拜的呼喊与尖叫,如果不是他早已看清那些人丑陋的面孔,Warren大概会沉迷在对战斗的狂热中。

就是在这样一个糟糕的环境下,他见到了Kurt,那个蓝色皮肤的变种人。

天使,恶魔。

那孩子年龄并不大,从关着他的箱子里被倒出来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惶恐与不安。大概是他的眼睛太干净,与这个角斗场格格不入,Warren忍不住提醒了他。

这里可不是什么游乐场,这里是地狱。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以祭品的血肉为生,残忍的场面能让他们兴奋,如果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就只有战斗,不停的战斗,不死不休。

好在Kurt并不是多么弱小的生物,战斗几乎是他的本能。

但是,当Warren引以为豪的翅膀被高压电炸的血肉模糊,他愤怒了。即使他在那场混乱中趁机逃走,离开了那个该死的笼子,他也忍不住生那家伙的气。

再一次受伤,再一次翅膀被折断的时候,他生Kurt的气。

而现在,他仍然生Kurt的气。

Warren看着Kurt无辜的表情,靠近他,逼着他贴在墙上。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Warren能闻到Kurt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这是他一直想做的,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这样靠近。他想告诉Kurt自己很强,想告诉他自己内心的煎熬,想告诉他——

“我……”

然而没等Kurt问Warren到底想要说什么,Warren就松开Kurt,从窗户跳了出去。

Jean发现Kurt和Warren闹矛盾了。因为下课之后,Warren竟然没有等Kurt,一个人离开了,这可真是太不寻常了。在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天之后,Jean再也忍不住,她决定跟Kurt好好谈一谈,他们两人的怪异气氛让其他人都觉得有些别扭。

自从Warren来到学校,他们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一开始是Warren跟着Kurt,然后是Kurt跟着Warren,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但是Jean可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之间,根本插不下第三个人。虽然Jean对于Warren并没有多少好感,但如果Kurt喜欢,她当然替朋友高兴。

但是她不明白的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他们两个人互相喜欢,为什么还不赶紧告白交往?她都替他们着急了。

“你跟Wearren怎么了?这两天你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我们都很担心你。”下课后,Jean拉着Kurt来到后院。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Jean看着Kurt,关心的问。

Kurt知道自己这两天表现的很让人担心,在昨天下午的X战警训练中,因为他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害的他的队友被那群训练用机器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但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来,虽然他觉得困扰,但毕竟都是些小事。

Jean看出Kurt的犹豫,安慰道:“放心,Kurt。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或许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建议。”

Kurt想了想,决定将这些事说出来,他希望他的朋友能告诉他,现在应该怎么做。“他最近总是躲着我。”

自从那天Warren突然跑出去之后,除了上课时间,Kurt就再也没有碰到他,就连到了夜晚,Warren也没有回房间休息。白天上课的时候,他看得出来Warren的脸色很差,显然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但是他想要关心Warren的时候,却只能看到对方离去的身影。

Kurt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每次我想找Warren的时候,他总会有各种借口溜走,甚至连晚上都不回宿舍。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让他不想看到我?”

“不,我觉得这是Warren的问题。Kurt,你要知道天天跟Warren住在一起的人是你,只有你才会知道原因。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找到Warren,然后问他为什么要躲着你,就这么简单。”

“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Kurt一边说,一边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Jean。Jean没有办法,只好闭上眼睛,搜寻Warren的位置。

但不知道Jean看到了什么,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这让Kurt非常紧张,以为Warren遇到了什么危险。Jean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还是把她看到的画面告诉Kurt,让他有个准备。

“他就在顶楼的仓库里,不过你建议你等……”Jean的话还没说完,Kurt就立刻瞬移离开了,把她一个人留在原地。

“……一会再去。”

    Kurt找到Warren的时候,是在别墅的顶楼,一个有着天窗,放置杂物的小仓库里。

他站在门外,听到Warren正发出奇怪的呻吟声,痛苦的压抑着声音,小声的喊着自己的名字。Warren是受伤了吗?还是……

Kurt想到一种可能,这让他感觉整个人都烧起来,要不是他的蓝皮肤做掩饰,他的脸现在一定很红。他听见Warren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呻吟和呼唤声也色情的让人脑子发晕,他应该离开这里,至少等一会再过来。可是他却忍不住推开门,走了进去。

Warren此时正坐在地板上,闭着眼睛,慵懒的靠着墙,从天窗透过的阳光撒在他的身上,就连那对伸展开的翅膀都被镀了一层金色。他赤裸着上身,黑色长裤的拉链被拉开,裤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胯上。在他的腹部和裤子上,还留有一些可疑的白色粘稠液体,显然Warren刚才确实在自慰。

Warren没有想到Kurt会在这时候出现,他睁开眼睛,发现Kurt就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急忙系好裤子爬起来,想要伸出手拉住Kurt,好让他慢慢解释,可是手一伸,Warren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液体。

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Warren甩了甩粘在手上的液体,自暴自弃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自己的内心暴露在对方面前,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Warren感觉自己已经完了,一定会被Kurt讨厌了。谁会喜欢撞见朋友自慰喊着自己的名字,看起来就像变态,他甚至没来得及向Kurt告白。

Warren一直觉得Kurt值得最好的,明明有着恶魔的外表,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仍然对人类怀着善意,仍然坚定着自己的信仰。Kurt说自己是天使,在他看来,Kurt才是。

他应该有一群关心他的朋友,有一个宠溺他的爱人,而不是跟着这个喊着他名字自慰的变态。

Warren甚至可以想象出对方愤怒的样子,或许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再也不和他说话。只要想到这些画面,Warren就觉得他好像看到了地狱,比在角斗场里还要残酷。

他感觉眼睛有点痒,嗓子也干涩的说不出话,他等待着Kurt的回答,或者说,在等待Kurt对他的审判。

可Kurt却说:“我来是想问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没有质问,没有愤怒,仿佛他所有的担心都是毫无意义的。他应该顺着Kurt的话,将之前的尴尬都当做没有发生过,找一些理由让Kurt放心,但是Warren还是因为Kurt平静的一句话而感到愤怒。

撞见那样的景象为什么不生气?那样他就可以——

Warren突然一把将Kurt搂进怀里,还没等Kurt开口询问Warren想要做什么,他就

一手禁锢住Kurt的腰,一手固定他的头,吻住他的嘴。Warren舔着Kurt的小尖牙,吮吸着Kurt柔软的舌头,这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

他早就应该这样做。怀里的Kurt像阳光一般的温暖,他的小声的呻吟是那样可爱,如果这是上帝的恩赐,那么Warren会真诚的感谢上帝。

“我想亲吻你,想抱着你,把你压在床上进去你的身体,跟你做爱,让你离不开我,让只能看着我。Kurt,我看到你就想对你做这些事,你会讨厌吗?”Warren做好了被拒绝,被厌恶的准备,但他仍怀着期待,Kurt没有推开自己,没有逃离,是不是表示他对自己并不是没有感觉的?

Warren直白又色情的语言让Kurt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他并不觉得讨厌。不讨厌Warren的亲吻,甚至期待着那些事情的发生,就像Jean推荐的书里所描述的,美好的爱情。“你喜欢我?”

“该死的。对,我喜欢你,我爱你。”

这种时候应该回答什么?Kurt从没有想过,天使会向自己告白,他曾经偷偷幻想过的画面,真的实现了。他高兴的甚至有些慌乱,在这种时候没有人会给他建议,Kurt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就让对方误解。他认真的思考了很久,直到Warren都等的不安的时候,他露出甜甜的微笑,将手放在Warren的腰上,就连尾巴也缠上了Warren的腿,他说:“我也爱你。”他不会告诉Warren,Warren的那些想法,他也很期待。

反正未来还很长,Warren总会知道的。


评论(11)
热度(131)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