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一路同行》——第十八章(全文已完结)

CP:Minho/Thomas

灵魂献祭AU

收录于《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inho同人本中,本子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403303203&qq-pf-to=pcqq.c2c

章节:前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尾声


第十八章

 

没过多久,Minho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自从那日他们与Brenda在奥林匹亚平原相遇,到达他们的任务点伊卡洛斯牧场也仅仅过了七天,幻觉的问题就已经不止出现在战斗时候了。

伊卡洛斯牧场上的任务,是击杀一只叫哈庇的魔物。据说第一只哈庇是一个失恋后食欲大增的女人,在第一只哈庇出现后,大陆的各个角落纷纷出现了同样的魔物。哈庇虽然身体庞大,但并不是强大的魔物,在三个人的攻击之下,被快就虚弱下来。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任务,要安排我们来做?”Brenda一边用长枪在魔物身上制造伤口,一边抱怨道。

Thomas低下头,躲过魔物的攻击,没有搭理Brenda。他对亚法隆的内部还没那么了解,更何况一旁的Minho让他非常担心。Minho从战斗开始,反应就有些不对,好几次明明可以躲过的攻击,他却总是慢了一步。

难道是因为幻觉?

就在Thomas不断猜测Minho反常的原因时,Minho突然在哈庇面前停住脚步,手中的血刃掉落在地。

“Minho!”Thomas跑上前,却被魔物逼退,看着在魔物巨大的身体下一动不动的Minho,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该死的,你们两个要干什么?”Brenda气的大叫,明明很简单的战斗,却被这两个人搅得一团糟。她真的受够了,这一路都是如此,一个犯病,一个大惊小怪,最后还是自己给他们收拾残局,如果不是有不得不跟着他们的理由,Brenda早就选择离开了。她挥舞着长枪,更加疯狂的攻击魔物。很快,哈庇就因为重伤重新化为人形,被Brenda献祭。

而Minho也从刚才不正常的状态中清醒过来,Thomas急忙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Minho的情况并不算好,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湿,似乎因为刚从梦魇中出来,浑身发抖。看到这样的Mino,Thomas忍不住伸出手,又犹豫着不敢碰他。

“看来我与你们的旅行就快结束了。”看到两人再一次无视自己,Brenda忍不住冷笑道。随后立刻被Thomas瞪了一眼。

当Minho的身体停止发抖,Thomas立刻开口道:“Minho,你需要给我说说你现在的情况,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幻觉造成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也就是离魔化越来越近了,没有人知道会有多久,也许一天,也许一年。Thomas不敢想象,如果就这样看着Minho一步步走向死亡,或许这一切还没到结束的时候,自己首先会疯掉。

“我想帮你,Minho,我想为你做点什么。”

Minho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将Thomas抱在怀里,那人的温度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他亲吻着Thomas脖子上的汗珠,在脖子上留下一串红色印记,惹得Thomas不停的颤抖。他本应该劝Thomas离开自己,他不希望自己伤害到对方;但他更无法忍受Thomas的离去,即使只是想象。

“虽然我不想打断你们,不过我觉得现在已经很晚了。难道你们想在魔物的巢穴里过夜?”一开始不是在问魔化情况吗,怎么转眼之间就抱上了?Brenda发誓,等事情一结束,她绝对会第一时间离开这两人!

 

伊卡洛斯牧场是一片看似梦幻般的地域,牧场上每一个凸起的小土坡上,都有着一双雪白的翅膀,不停的扇动着,远远望去,非常好看。然而这些翅膀都是蜡质的,曾经有人希望通过触摸翅膀,来获得飞行的能力,但在那人碰到翅膀的一瞬间,那些蜡质的翅膀就化成了液体将人包裹起来,最后融化成水,与翅膀融为一体。

三个人很快就在白天的任务点附近找到了一块远离翅膀的合适的地点,生燃起火堆,决定在这里夜宿。Minho在夜宿地点一确定之后,就准备去周围抓只野味回来烤,因为Brenda的存在,他和Thomas一路上除了抓紧时间赶路,根本没有心情准备食物。

Thomas听到Minho的提议,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等一下,我也一起去。”可Minho阻止了他。

“不,你留在这里。”

看到Thomas担心的眼神,Minho笑着拍了拍他。“我现在很清醒,放心。只是抓一只野味,很快就回来。”

看到两人之间又开始变化的气氛,Brenda急忙打断。“Thomas,你要是再不放Minho离开,那我们到天亮都吃不上晚饭。”

Minho看了Brenda一眼,转身离开。Thomas不得不又坐回篝火前,跟Brenda保持一段距离,等着Minho回来。比起跟Brenda呆在一起,他更想跟着Minho去打猎,可惜两个人都不同意。

Brenda坐在一旁,原本只是小心的观察Thomas,在发现Minho已经走远之后,她挪过去,坐在Thomas身边,突然开口道。

“你知道Minho是孤儿吗?”

“什么?”

“你知道每年亚法隆要死多少魔法师?这些魔法师又有多少人有孩子?”

“……”Thomas不知道Brenda说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Brenda似乎并不在乎他的回答,她继续说。

“每年亚法隆都会收养很多孤儿,有些是组织里的孩子,有些是救助的村落里的。亚法隆从小培养这些孩子,教他们魔法,等孩子长大了,自然就成为了亚法隆的一员。”Brenda的表情有些怀念,又带着一丝嘲讽。

亚法隆组织的存在是为了消灭魔物,而不是慈善和救助;就算收养了很多孤儿,但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培养亚法隆的势力。这是属于他们这些被亚法隆养大的孩子们的回忆。虽然Brenda只用了几句话来概括,Thomas还是能感觉出来,那一定不是让人高兴的记忆。

“Minho的父母曾经是优秀的魔法师,可惜被魔物所杀,亚法隆就收养了他。Minho一直很优秀,从小就比别人强很多,那时候他有两个最好的朋友,三个人常常出一些简单的任务,关系非常好。”

“那后来呢?”Thomas想了解的Minho的过去,就这样被Brenda说了出来,他直觉Brenda不会无缘无故讲这些事,唯一有可能的是,Minho的幻觉,就源于这些回忆之中。

Brenda叹了口气,似乎在感叹过去的经历。“后来?我不知道。亚法隆收养的孤儿,男孩和女孩是在两个地方,我和Minho认识,但并不是非常熟悉,这些都是听别人说的。”

“是吗。”

“不过自从他们三个人闹翻了之后,Minho的性格就变了,以前的Minho可比现在活跃多了。”

“到底是怎样的争吵?”听说的事情,并不一定是真实的,Thomas原本有些失望,但又觉得这些事情是真的。他希望Brenda能多告诉他一些Minho的过去,或许能找到救Minho的方法,虽然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成功的。

“怎么样?让我想想……”Brenda正在想着该如何描述听说的消息,突然从背后传来Minho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背后讨论别人的隐私好像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Brenda对Minho的恐吓毫不在意,但Thomas显然吓了一跳。

“抱歉,我只是……”他想跟Minho解释,又不知道如何说起,他觉得愧疚,背后讨论Minho的过去确实非常不礼貌;但他对M的过去非常好奇,他想要了解Minho,想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Minho看了他一眼,没有等到Thomas的话,于是越过他走到火堆的另一侧。他的手里提着一只已经被处理干净的兔子,包裹里的调料被翻出来,小心的涂抹在上面;然后他用木棒穿好,插在地上,保持着离火堆合适的距离。火焰烤的兔肉渐渐变成深色,油脂也被烤出来,滴落在地上。空气中飘着烤肉的香味,这对于好多天没有吃热食的三个人来说,充满了诱惑。

夜晚有些冷,Thomas站起来,坐到Minho的身边。Minho从坐下之后就没有给Thomas一个眼神,但Thomas一靠近,他就很自然的从包裹里抽出斗篷给Thomas披上,又割下一块刚烤好的兔肉递给他。

默契的就像是相处了十几年一样。

虽然肚子饿得叫唤,但Brenda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虽然我不想现在说这个话题,不过Minho,你的幻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

“Minho,拜托。”Thomas拉着他的手,恳求他将实情说出来。Minho扭过头,看着Thomas的双眼,他觉得自己似乎总是无法拒绝Thomas,他握住Thomas的手,说:“从那一年开始直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只是最近开始越来越严重。”

“很多年?这不可能!”Brenda不敢相信Minho的回答竟然出乎她的意料,她吃惊的说道。

“魔化前的幻觉绝对不可能出现多年,因为出现幻觉就意味着开始进入魔化,你说的绝对不可能。”她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不过我这里倒有一个猜测,我怀疑是诅咒。”

还没等Brenda说完,Minho就立刻否认。“他不可能诅咒我!”他握紧拳头,连Thomas的手也被他捏疼。Thomas希望是诅咒,因为诅咒总是有办法解除的。但是‘他’到底是谁,让Minho这样信任,一想到这里,Thomas的心情就有些复杂。

“为什么不可能?你确定?”Brneda一脸嘲讽的看着他。“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魔法师,难道不知道人心是最复杂的?如果真的是诅咒,那你需要找一个幻术师给你解除诅咒而不是放任这个问题;就算不是,或许幻术师会有办法解决你的问题。不管怎么样,总要去试一下,难不成你还希望变成魔物?”

“我说过了,这不是诅咒!”Minho反驳道。

“够了!”Thomas忍不住大喊,他受够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争吵。在看到两人扭过头看着他时,他做出了决定。“不管是不是诅咒,我想我们可以找个人看一下,她曾经给我说过,她见过类似的情况。当然在这之前,我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

“……你是说你的母亲?”


评论
热度(13)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