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一路同行》——第八章(全文已完结)

CP:Minho/Thomas

灵魂献祭AU

收录于《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inho同人本中,本子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403303203&qq-pf-to=pcqq.c2c

章节:前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尾声 


第八章

 

“真不敢相信,这简直可以说是我走过的最慢的一段路程了。”Minho狠狠的折断挡在面前的树枝,发泄般的甩在地上,繁茂的杂草被树枝冲开了一条缝隙,随后立刻又甩着叶片挡住了缝隙。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学的太慢了。”Thomas说。他紧跟着Minho,而他的身后就是那匹叫“Wicked”的黑马,黑马打了一声响鼻,像是在赞同Thomas的话一样。

Minho没有回头,仍然在努力辨别着方向。“你竟然学会了开玩笑,我没有想到。”

Thomas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他一开始以为Minho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或者说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而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觉得Minho实际上很好相处。

他们从死亡之城走到这片离瓦姆城最近的森林,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好在下一个任务就在这片森林中,因为这只魔物选择的地盘远离城市,即使他们耗费了比正常耗时多三倍的时间,也没有人因他们到达的迟缓而出现伤亡。虽然路上耗时很久,但这是值得的。Thomas终于了解了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被称为亚法隆这一辈最出色的魔法师之一。Minho的实战经验非常丰富,并且很实用,Thomas觉得跟着Minho的这半个月学到的技巧和经验,比他过去十几年学到的还要多,他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就算独自面对一只人形魔物也不会输。

森林里突然传来一声驴的叫声。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声音的源头太遥远,又被林中的猫叫所掩盖,Thomas有些听得不太清楚。

“魔物,事实上它一直在叫,你没听出来吗?”Minho停下脚步,抬起手,示意Thomas保持安静。他四处张望着,搜寻着声音的源头,在确认了方向之后才继续前进。“在做任务之前,你应该好好了解一下你的任务目标,如果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就冲上去,只会白白送命。”

“好的,下一次我会注意你给我说的任务目标情况。只要你别在我被揍了一天,累的快睡着的时候说情报的话。”

“那么我就再说一遍,这次的魔物被称作不莱梅乐队,在它还是人得时候,每天带着自己的宠物到路边唱歌,为了能唱出吸引人的歌声,它的宠物和它融为一体。所以只要顺着驴子、猫、狗……管它是什么的叫声,最后就能找到魔物。Wicked,你留在这里,我们离魔物很近了。”

透过树枝间的缝隙, Thomas已经可以看见一个庞大的身影在移动。一头巨大的驴,嘴里却冒出了一只狗,狗的嘴里又有一个猫的脑袋,而猫伸着舌头,舌头化为了鸡。魔物的嘴角滴着绿色的粘稠的液体,散发出腥臭的味道,四周的树木已经被破坏了一大片,露出一块森林中少有的空地。在空地的一角,树木被杂乱的堆放在一起,看起来像鸡窝,不远处还有一堆疑似魔物的粪便,臭气熏天。

 虽然糖果屋并不是个能简单解决的魔物,不过两人此刻都觉得,比起这种味道,他们宁可被甜腻的味道包围。

“记得我教你的,我们上。”Minho拍了拍Thomas的肩膀,随后飞快的冲了上去。速战速决,就不用在这难闻的气味里呆太长时间。

 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Thomas也向魔物冲了过去。

魔物还没有反应过来,腿部就被Minho狠狠的砍了一刀。它发出了悲鸣,甩动起它过长的头部,扫向Minho。Minho几个闪身,躲过攻击后又将血刃砍在了鸡与猫的链接部位,脆弱的连接部几乎完全断开。紧接着,Thomas投掷出的冰刃准确的穿透魔物的身体,形成了一个被冰块包裹的巨大的洞。

 “干的不错。”Minho对Thomas的攻击很满意,看来这段时间的特训非常有效。

魔物痛苦的跳起来,又重重的落在地上,地面的震动让Thomas摔倒在地,而Minho早已跑出魔物的影响范围,站在安全范围召唤血刃。

 好吧,看来Thomas还需要继续特训。

Minho召唤出他在死亡之城才得到的新的供物,燃烧着的巨大毛球漂浮在空中,像被风吹动一般晃晃悠悠的飞到魔物身边,在Thomas离开的一瞬间发生剧烈爆照,燃放出耀眼的火花。

 魔物烧焦的味道终于掩盖了恶臭,这让Thomas觉得稍微能喘过气了。他握紧刚刚召唤出的雷之枪,再一次冲到魔物脚边。现在的他还不能熟练控制那些远程攻击,与其浪费体力施展那些看似华丽,却有可能完全无法命中目标的攻击,还不如简单的冲到魔物身边展开近战攻击。

我只是想唱歌!

空中突然想起了魔物的心声,是一个魔苍老的、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他们不是动物,他们是我的儿子,我只是想跟我的儿子们一起唱歌!

 看起来又是一个可怜人,Thomas想,唱歌并不影响别人,或许他可以试着救赎这个男人,虽然不能保证成功。

在Thomas再一次将雷之枪深深的插入魔物体内,而Minho也一刀砍断了魔物的脖子后,魔物终于再一次融化成一滩黑水,露出人形。

可这个男人的表现与Thomas想的有些不一样。他坐在地上,没有像之前遇到过的那些人一样求饶,而是在发现Thomas和Minho看着自己后,咧开嘴笑了,露出发黄的牙齿。

“你们要听我唱歌吗?”男人发出沙哑的声音,没等Thomas回答,他就开始哼唱一首不知名的歌曲。歌曲很好听,然而男人年龄太大了,他的嗓音早已没有年轻时那样动听,沙哑的甚至像刀子划过玻璃一样刺耳。

Thomas忍住捂上耳朵的冲动,他问Minho:“我想我们可以救赎这个男人。”

“你说什么?”

Thomas看着男人,男人仍在陶醉的唱着歌,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真正让他化为魔物的,是他口中的‘儿子们’,那些动物。他只是年纪大了,没有搞清楚自己已经变为了魔物,我们可以救下他,把他送回家。你看,我们没有必要献祭所有的魔物,总会有值得救赎的人。”

Minho走到Thomas身边,看着他的眼睛。“ 我以为在经历了死亡之城后你会改变想法,没想到你还是如此天真。”

“不。”Thomas说。“有些魔物确实不值得原谅,但是像他这样的人是无辜的。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救赎,难道就因为他魔化过?或许他从今以后不会再魔化了,或许他还能帮助更多的人免受低级魔物的骚扰?他和之前的主动化为魔物的家伙不一样,Minho,拜托。”

Thomas哀求着,希望Minho改变决定,可Minho趁着Thomas说话的时候,瞬间献祭了那个男人,黑色的血雾飘散在空中,又很快被吹散。

“Minho!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听一下建议,为什么必须要献祭这样的男人?Thomas觉得自己一直在试图理解Minho的立场,可Minho似乎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想法。他以为两个人是搭档,就应该相互沟通,互相照顾,而不是只按照一个人的想法去做,尤其是关乎人命的事。

Thomas恨不得一手揪着Minho的领口,朝着那张帅气的脸上来两拳,告诉他有时候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建议,而不是一意孤行。而这时远处林中突然传来了哭骂声,随后三个衣衫光鲜的年轻人跑了过来。

跪倒他们在男人消失的地方,卖力的哭泣着。

“父亲,你不是说出门挣钱吗,怎么几天没见你就变成了这样!?”穿着印有红色玫瑰的黄色丝绸面料拖地长裙的红发女人蹲在地上,哭嚎着。因为用力过度,脸上精美的妆容被她的手蹭花,在她与长裙颜色一致的长筒手套上留下五颜六色的痕迹。

 一个穿着燕尾西装,戴着高帽的年轻男人使劲眨着眼睛,表情夸张的对着Minho和Thomas吼道:“你们为什么要杀了我们父亲!?他不在了,我们要怎么活下去!?”

 而留着络腮胡子,身材矮胖,衣服上几乎挂满珠宝的男人伸手擦掉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声音悲痛的说:“就算父亲变成了魔物,他还是我们父亲啊……”

三个年轻人就这样在Thomas和Minho面前哭喊着,一边悲痛父亲的死亡,一边哀叹父未来的贫困生活。

 这就是男人坚持唱歌的原因吗?那个男人曾经是大陆上最出名的乐队主唱,即使在男人上了年纪之后,声音不再有年轻时候那样迷人,但城市里有些人仍愿意为他的歌喉出钱。Thomas无法体会这种感情,他没有这样的经历。但他知道,一个家庭在失去了收入之后,会有多少可怕的事情发生。

Thomas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做什么,他没有办法保证三个人以后能够衣食无忧,甚至为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生计都没有办法。唯一能做到的,大概只有给他们一些钱财,帮助他们度过这个难关。

他吹了一声口哨,等着Wicked跑过来,好从包裹里拿些钱。可他却看见Minho完全无视了那三个人的存在,在搜索了四周确保魔物掉落的供物都已经收集齐,转身就朝着森林东北方向走去。

哭泣的女人察觉了Minho的意图,急忙在地上爬了两步,扑过去抱住Minho的腿,想要阻止他们口中杀害了他们父亲的凶手离开。而Minho却抬起脚挣脱了那个女人,不管女人因为他的力量而栽倒在满是污秽的地面上,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Minho!等等我!”Thomas想追上Minho,他有一大堆的话要对Minho说。可那三个年轻人早已经有了防备,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不松手,叫嚷着要让他对他们父亲的死负责。

Thomas好不容易等来了Wicked,掏出了钱包递给他们。在两人松手的一瞬间,Thomas说了声抱歉,就用隼之羽奔跑着快速离开了这三个人,急急忙忙的追寻Minho的行踪。

万幸的是,Thomas并没有跑错方向,他借着隼之羽的力量很快就追上了Minho。

“嘿,我说等一下。”在消耗了大量体力进行战斗之后,又进行了如此远距离的奔跑,这让Thomas觉得有些累了。他抬起手,手臂搭在Minho肩上,另一只手扶着腰。如果没有Minho的支撑,他感觉自己就要躺倒在地上。

等到他终于平息了气息,开口道:“刚才的那个人,你为什么要献祭?你看他的家人哭得很伤心。” 

 “我以为你知道,亚法隆的法则。”Minho的声音有些异常低沉,这让Thomas觉得有些不舒服。

“可那并不是男人自己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试着给他一个机会?”Thomas看着Minho,他试图说服Minho接受他的想法,然而Minho一直没有回头,躲避着Thomas的视线。

Minho似乎有些生气,口气更加不善。“你是说那些驴子和狗?那些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那个男人,就算救赎了他,迟早还会再一次变为魔物!这个问题我不想再重复了。”他顿了一下,又说。“你对这些魔物太过于怜悯了,就算是魔化人也很少有你这样想法的。”

“你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

Minho终于转过头看着Thomas,表情严肃。“你难道以为自己说的话毫无漏洞?我的搭档希望我考虑他的意见然而他却一直在对我说谎,这让我怎么相信他的话?”

Thomas气愤的将手中的包裹重重的甩在地上,棕色的眼睛瞪着Minho。“该死的我是不是应该称赞你的观察力?我希望你停止献祭是为了你好,可你却怀疑我不怀好意。好,我走。该死的我现在就离开!”

他说完话,就转身迅离开,没有发现Minho看着他背影的专注眼神。当Thomas走远,消失于林中之后,Minho才弯下腰,小心的捡起了地上的包裹。

两个人总会发生许多矛盾,或许一个人的旅行更适合他。选择成为亚法隆的魔法师是一条孤独的路,最终的结局不是死在魔物手下,就是成为新的魔物。这样绝望的结局不适合Thomas,他或许是魔化人,也或许是圣休亚里、格林教团的人,但是不管怎样,他应该有一条不一样的路,充满希望和阳光的。

站了一会,Minho才迈出脚步,准备回到瓦姆城修整几天,然后接了新的任务后前往新的任务点。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

“谁看到了我的女儿?”

Minho突然扭过头看着Thomas离开的方向,表情惊恐。

该死的塞尔特神!爱丽丝仙境竟然就在这附近!那个传说中的,许多人花了一生都找不到的,从来没有人活着出来的神秘洞窟!


评论
热度(11)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