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一路同行》——第三章(全文已完结)

因为以前写的有修改,所以重新发一遍了~

CP:Minho/Thomas

灵魂献祭AU

收录于《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inho同人本中,本子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403303203&qq-pf-to=pcqq.c2c


章节:前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尾声

第三章

 

Minho是这一代魔法师中最优秀的,这一点根本不需要怀疑。Minho自己也确信这一点。往常,亚法隆组织里最复杂、最困难的任务总是交给他完成;这一次的汉塞尔与葛丽特盘踞这片森林多年,死在它们手下的人不计其数,Minho不相信这样危险的魔物竟然轻易就被自己献祭了。

很可疑,不是吗?

他无数遍的回顾与魔物战斗时候的情景,可无论怎样回想,除了觉得魔物比资料上描述的弱小了很多,其他方面并没有任何异常。虽然亚法隆的情报资料一向都有误差,然而这一次的误差似乎有些大。

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能解释这个问题。不过Minho并不在意,不管过程如何,最终魔物被成功献祭,没有人死亡,这就足够了。现在,他只需要前往离这里最近的亚法隆分部汇报任务情况,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

只是有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这个自称Thomas的男孩要跟着他一起旅行。

被压一万年的塞尔特神!Minho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而现在,他却要多带一个人,更重点的是,这个男孩根本不会战斗!

在远离民众活动的区域,到处都是凶猛的魔物。Minho常常行走于荒无人烟的地方,他的生活里充满了战斗,被他献祭的魔物不计其数。如果这个不会魔法的男孩跟着他,Minho就必须时刻注意男孩的安全,不然他纤细的脖子就会被魔物扭断。

我已经答应他了。Minho只能希望Thomas尽快学会魔法,至少要学会逃跑。Minho知道自己不应该答应男孩,毕竟自己的生活太凶险。可看到男孩看着自己的眼神,他就忍不住同意了。

离糖果之森最近的亚法隆分部在波塞顿城,只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就能到达城里。现在的时间是上午,早一点出发的话,就能在天黑之前到达波塞顿城。Minho拽了拽衣服,要知道全身沾满黏糊糊的蜂蜜和奶油的感觉很糟糕,他希望能在城里好好的洗个澡,休息一晚上,顺便为Thomas准备一些东西。

“你的行李呢?”Minho随口问了一句,他从包裹里掏出了斗篷,扔给Thomas。Thomas的衣服太华丽,如果就这样走进波塞顿城,绝对会有数不清的小偷和强盗跟上来,甚至可能会有人口贩子。Minho不想那样张扬,进波塞顿城之后,他需要迅速隐匿。

“丢在路上了。”Thomas一边说着,急忙接住Minho扔给他的斗篷。

“穿上斗篷,我们走。”Minho说完,转身就走。Thomas非常高兴Minho没有拒绝自己的跟随,忍不住的露出笑容,慌慌张张的将斗篷披在身上,跑了两步跟上了Minho的速度。

Minho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他在野外的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沉默的。而Thomas显显然有很多问题,他忍不住开口:“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么轻易的杀了那个魔物?我以为它们很强。”

Minho并没有回答他,可男孩的下一句话让他愣住了。“你可以教我战斗吗?”

Minho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男孩:“你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与魔物战斗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时候一个错误的判断,就会害了自己的命。Minho并不觉得这个男孩能在魔物的攻击下活下来,他看起来太弱小了。

Thomas直视着Minho的眼睛,一脸真诚的表情:“我是说,我希望你教我战斗。”他抿着唇,显得有些紧张。

“你确定?”Thomas点点头。

这有些出乎Minho的意料,但他喜欢Thomas的决定,毕竟战斗才是最好的保护。“好吧,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哭着找妈妈。”说完就转过身继续赶路,没有发现Thomas听到他的话而变了脸色。

历史上曾经有许多大城市,但大都因为魔物的出现而毁灭,最终只有三座大城市幸存了下来:位于西南的山之城波塞顿,位于东北的平原之城瓦姆,以及位于西南的水之都亚奎利亚。

山之城波塞顿依山而建,整座山都被厚重的城墙包围着。走进巨大的金属城门,脚下就是一条顺着山势弯曲的,最终通向城主宫殿的大路。主路上又有许多岔路,大大小小的房子坐落在主路和小路两边,让人看不出山的原貌。

Minho和Thomas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在下午赶到了波塞顿城。在城外安顿好他的马,Minho就带着Thomas进城了。

Thomas是第一次来波塞顿城。山路上到处是来来往往的人,打招呼的声音、吆喝声、嬉笑或者哭闹的声音,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显得有些吵闹。他好奇的四处打量着这座城市,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

有人在山路上铺了一块破布,上面摆满了各种陶制容器在贩卖,提着一篮子蔬菜的中年妇女正大声与卖家讨论,想要以更低的价格买回自己想要的东西。离他们不远处,一个木板车翻倒在地,车上的蔬菜散落在地上,有些已经被踩烂在脚下;推车人则站在木板车的一旁,揪着一个可怜的瘦弱男孩的衣领,似乎准备把男孩揍一顿。被蔬菜拦住的不仅仅是那些被迫越过或者踩着蔬菜同行的民众,还有一位坐在有着精美雕花的马车的富家小姐,长时间的等待和喧闹的动静显然让女孩非常烦躁,她打开马车的小窗,探出头,吩咐车夫尽快把事情处理好,让她的马车能尽快通行。

这一切都让Thomas觉得非常新奇,波塞顿城原来是这样的,在他生活的地方可从来看不见这样的场景。

“跟紧点。”默默在山路上前行的Minho突然右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小路。与大路比起来,这条小路显然安静许多,路两边石头垒砌起来的高墙和破旧的房屋阻挡了喧闹的声音,也让小路显得昏暗压抑。Thomas不由得加快脚步,跟上Minho。

顺着小路走了一会,Minho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左手边是一个破旧的木门,木门上有许多可疑的深色污渍,门框已经破损断裂,晃晃悠悠的挂着。显然,这里就是Minho的目的地。

“我想你一定没来过酒馆。”Minho看着露出一脸茫然的Thomas,笑了笑。“记得穿好斗篷,走吧。”

Minho走上前,推开那扇门,做出夸张的邀请的动作:“欢迎参观贫民的生活。”

木门内的环境甚至比Thomas想象的还要差。门后的房间并不大,在摆放了一些笨重老旧的木质桌椅后,只留下狭窄的空间供人们走动。酒馆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留着络腮胡的壮汉,浑身散发着酒气,衣服看起来像是从来没有洗过一样肮脏油腻。此时他正坐在房间深处的吧台内,左手举着盛满酒的巨大杯子,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要醉倒一样。

酒馆内还有些坐在角落的喝着酒的士兵,他们扯着嗓门大声笑着,互相吹嘘着自己关于战争的经历。即使整个大陆被罗穆路斯人统治,战争也没有停止。为了金钱,为了权力,为了女人,或者是别的原因,城镇的领导者就会指挥着士兵互相争斗。每年死亡的人中,死于战争的人远远多于死于魔物手下的,然而民众仍然更惧怕魔物却对战争毫不在意。

Thomas偷偷的打量四周,却被士兵发现,他急忙扭过头,伸手将斗篷上的兜帽扯的更低,几乎挡住整张脸。

Minho在Thomas前面,他走到吧台,重重的敲打着桌面:“嘿老酒鬼,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酒馆老板被吓了一跳,他睁大了眼睛,终于注意到站在他面前的是Minho。他打着酒嗝,咧开嘴,露出发黄的牙齿:“好久不见,还是老样子?”

即使隔着吧台和Minho,Thomas都闻到了老板身上熏人的汗味和酒味,还有难闻的口臭。他庆幸自己带着兜帽,至少他偷偷伸手捂住鼻子的小动作不会被人看见。

“一杯热可可,是给这小子的。”说完Minho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我说你又几个月没洗澡了?你要懒的化为魔物才甘心?”

“行了,臭小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老板挥动他肥大的手驱赶他们。“自己找地方,老规矩。你要的东西一会让我儿子送过去。”说完就不再看他们,继续眯着眼睛喝着自己的酒。

Minho带着Thomas在一个角落坐下之后,Thomas就忍不住开口:“你认识这个人?”

“很早以前就认识了。”Minho的表情表明他并不想讨论关于这个老板和他之间的过去,他盯着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Thomas。

Thomas垂下眼睛,他有些沮丧。他决定跟着这个男人旅行,本来就是一个大胆的决定;而现在,这个男人拒绝他去了解自己。他从哪来?为什么会加入亚法隆?又为什么会跟这个破旧的小酒馆老板这么熟悉?Thomas非常好奇关于Minho的任何事,但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询问的时候,事实上从两人遇见的第一面到现在才过去了两天,没有人会愿意与一个才认识两天的人讲述过去。

Thomas在心里为Minho的拒绝找了理由,但并不能让Thomas觉得心里好受一些,他觉得有些难过。还好他的饮料很快就被端了上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个年轻人将一大杯冒着热气的可可放到他们的桌子上,然后沉默着离开了。Minho这才把注意力转到Thomas身上。“记得别取下斗篷,这里面的人可不友善。”Minho压低了声音,这让Thomas觉得很性感,他点点头,表示记住了Minho的话。

“在这里等我。”Minho站起身,他看了一眼Thomas,转身准备离开。

Thomas没料到Minho要离开,他急忙伸手拽住Minho的衣服。“你要去哪?”两人的动静引起了那些喝酒的人的注意,Minho露出凶狠的表情瞪了回去,那些人才转过头,继续聊着他们自己的话题。

在确认周围人不再关注他们两人,Minho回过头看着Thomas。“我去汇报情况,很快就回来。放心。”

Thomas相信Minho,得到了Minho的承诺,他觉得很放心。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似乎有些反应过度,他急忙松开手,眼神闪烁,不敢直视Minho。Minho笑了笑,他拍了拍Thomas的肩,离开了酒馆。

等待是漫长的。

Thomas喝了几口,就忍不住四处张望。酒馆角落的壮汉还在继续喝酒,但在Minho离开之后,他们就总是用一副以为别人都没发现的眼神盯着Thomas,这让他觉得有些别扭。尤其当一个准备离开酒馆的人撞到他,兜帽滑落,他紧张的抬起手,再一次用兜帽罩住自己之后,那些人的眼神瞬间变为了充满着厌恶与憎恨。

Thomas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他开始觉得不安,不停的抬头张望门口,希望下一秒Minho就推门而入,但Minho仍然没有出现。

那群人开始低声讨论着什么,不时的抬头,用充满恶意的眼神盯着Thomas。在Thomas不安的在椅子上挪动了两下之后,角落里立刻有一个人站起来,手里握着战斧,向Thomas的方向走了过来。

拿着战斧跟人打招呼?就算Thomas并没有与这种人打交道的经历,也知道对方绝对是要对自己不利。在留下来等Minho还是离开这里之间迅速做了判断后,Thomas急忙站起来,转身就向酒馆外面跑去。瞬间,身后就传来壮汉撞倒桌椅的动静,以及那群酒鬼的怒吼。

“从这里滚出去!我们不欢迎魔法师!”

“滚出去!杀人犯!”

……

木门砰的一声,将所有的污言秽语关在了酒馆里。

Thomas顺着街道一直跑到了大路旁,才停下脚步。

那些人是在发现他指尖的黑色后才有了明显的敌意,那些人以为他是魔法师。

这和他想的不一样,他以为魔法师是非常受欢迎的。他见过许多人带着贵重的礼物,态度诚恳的请求魔法师帮忙,消灭那些在家园肆虐的魔物。可是刚才,他只是坐在那里,喝着热可可,就有一群壮汉想要杀了他。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魔法师确实算是‘杀人犯’,因为人形魔物都是由人类变化而成的,就像汉塞尔和葛丽特。但求着魔法师消灭魔物的,是这些人;而咒骂魔法师的,甚至恨不得杀了他们的,还是这些人。

这样的事,Minho是不是也遇到过?那个酒馆里的人并不是什么友善的人,他们的恶意也不只是针对他一个人。他有些疲倦,兜帽早已因为奔跑而搭在肩后,汗水顺着脖子滑入衣领,他有些不舒服,伸手拽了拽领子。路人看到他右手之后都是摆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甚至有几个人因为太惊慌而摔倒在地。

人对于无法理解的事总会感到恐惧,罗穆路斯当年对赛尔特的入侵,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罗穆路斯认为赛尔特人是与恶魔定下契约的人,认定了塞尔特人是异类。

就算现在的罗穆路斯人需求着有着赛尔特血统、会使用魔法的魔法师,但心底仍然认为这些人都是危险的异类,是需要驱逐,甚至是消灭的。

一边被需要,一边却被防备与厌恶,这就是魔法师的现状。

“我不是说过让你呆在酒馆,你怎么跑到了这里?”随着脚步声的靠近,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嗓音。

是Minho。他用斗篷罩住了全身,如果他没有说话,Thomas几乎认不出来了。Minho大步走到Thomas身边,表情严肃。

Thomas低下头,伸手拽了拽斗篷。“我只是觉得酒馆里有些闷。”他不敢看Minho的眼睛,不想让Minho知道自己刚才的狼狈。

“不是被人赶出来而是自己想出来散步?”

“等一下,我并不是被赶出来的而是……”Thomas辩解着,那副凶狠的样子只是为了驱赶他?至少Thomas是不相信的。

“他们确实在驱赶你。要知道,如果他们真的想解决掉你,你根本没有机会出那扇门,greeine。”Minho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着四周。人群已经纷纷避开了他们,但仍有不少人躲在暗处偷窥,随后偷偷摸摸离开。

 看来刚才闹的动静太大,已经有人要去城主那里告密了。波塞顿城的城主对告密者提供丰厚的奖励,这让很多生活贫困的人对于告密魔法师的行踪总是非常热衷,即使要面对魔法师的报复。

Minho将手里的包裹甩给Thomas:“拿好,披上斗篷,我们现在就出城。”

“现在?”Thomas手忙脚乱的接住包裹。

“刚才的动静已经被被城主的人发现了,如果你不想面对可能超过五十个人的追杀,现在就跟我出城。”

Thomas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他感到内疚。“非常抱歉,或许我应该离开……”

“这不是你的问题。”Minho打断他的话。“是我,我忘了那些人脾气都不好,他们总会欺负那些好欺负的新手魔法师。”

欺负?那种几乎要杀了我的样子只是欺负?Thomas不满的哼了一声,也忘了刚才想要独自离开的念头。

“好了,快走。”Minho拉着Thomas的胳膊,快步向城外走去。

希望今晚能找到水源。Minho想。他刚刚汇报完战斗情况就听说了酒馆的动静,还好赶在城主的人赶到之前到达,为了这个莽撞的小子,他根本没有时间洗掉他身上粘糊糊的糖!


评论
热度(17)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