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一路同行》——第二章(全文已完结)

因为以前写的有修改,所以重新发一遍了~

CP:Minho/Thomas

灵魂献祭AU

收录于《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inho同人本中,本子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403303203&qq-pf-to=pcqq.c2c


章节:前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尾声


第二章

 

大雨下了一夜。

当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浓重的雾气笼罩着森林,被阳光照射着,万物都披上一层朦胧而温暖的橙色。

Minho已经醒来,他一边咬着肉干,一边脱下长袍,小心的收起来。长袍吸收了一夜的雾气,显得有些潮湿。

另一边,黑马早已甩干了身上的雨水,洗净了灰尘,毛色看起来黑的发亮。

“早上好。”Minho跟他的马打了个招呼,黑马立刻凑过去,用头轻轻撞着Minho。“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等急了,我们现在就出发。”他将包裹再次放在马背上绑好,带着马离开了这片废墟。

据说,目标任务原本是这个村落的孩子,但那几年因为蝗灾,被父母抛弃在森林里。几个月之后,两个孩子竟然回到了家里。大人都没有办法在有着蝗灾困扰下的森林中生活几个月,更何况是两个根本没有生存能力的幼童,尤其是当人们发现这两个人的身体竟然变的像糖果一般,不但全身散发着香甜的气息,更因为阳光的照射而融化,糖水滴在地上,粘在路上,引来了蝗虫。

这已经不是孩子了,这根本就是魔物。孩子的父母和村里人集体驱逐了这两个孩子,他们以为这样就安全了,而结果却是所有人都丢了性命。

两个孩子再一次的魔化,这一次连人类的外形都抛弃了。他们与蝗虫融为一体,下半身变成了各种糖果与点心组成的房子,而上半身变为了像蝗虫,又像糖果,有着人脸的诡异的样子,村里的人被他们吸收到身体中,化为了糖果屋的一部分。

魔物都有着自己固定的地盘,它们也不例外。然而它们借着糖果散发出的带有魔力的香甜气息,吸引旅人的靠近,一旦进入它们的地盘,下场就是死亡。

Minho确信,他离任务目标越来越近了。空气中出现香甜的气息,他觉得有些头晕,这次的魔物果然有些棘手。

四周的植物渐渐开始变得像糖果,Minho伸出手,拇指在身旁树干上擦过,立刻沾了一层粘稠的糖浆。

“我说老伙计,你要是在这里蹭了一身的糖,估计只有把全身的毛剃掉才能清理干净了。”听到黑马不满的嘶鸣,Minho露出一丝笑容,然后变得严肃。

连周围的环境都受到了如此大的影响,这个魔物或许强大的超过他的想想。Minho以前也遇到过一个人无法解决的魔物,他总会选择撤退,汇报给亚法隆,要求安排一个完整的魔法师小队来解决。在Minho看来,明知道无法战胜还要逞能,那是愚者的表现;只有活下去,才能击杀更多的魔物。

“如果情况不好,你就快跑。好吧,我知道你跑的比我快。”Minho看了一眼黑马,然后望着森林深处。

前方的树木已经变成了饼干,树叶变成了一团团巨大的棉花糖,就连石头也成了巨大的裹着彩色糖衣的巧克力。果汁小溪从一堆巨大的甜筒冰淇淋下流过,小溪里还飘着热乎乎的甜甜圈。奶油泡芙和华夫饼铺成了小路,顺着Minho脚下的路一直延伸向林中。

Minho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神情变得冰冷。他盯着森林深处,召唤出他最常用,几乎成为他的标志的魔法:斩咒血。

斩咒血是亚法隆最基本的魔法,它会随着使用者的变强而增强,但几乎没有人愿意用它:因为这是用自身血液化为的利刃,很少有人愿意在生死战斗中消耗自己的鲜血。可Minho喜欢这个魔法。

鲜红的血液从右臂的绷带缝隙中不断渗出,漂浮着凝结在一起,形成了一把刀的模样。血红的刀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突起的脉络,就像人的血管,看着显得有些恐怖。

Minho握紧了刀柄,将刀竖在胸前,小心翼翼的前进。

一步,两步,三步……

糖果的香味越来越浓,Minho甚至觉得嘴里都是甜腻的味道,他知道,他离魔物越来越近了。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森林深处突然传来魔物的嘶吼,Minho瞪大了眼睛。魔物如果发出巨大的动静,不是受到了攻击,就是发现了‘食物’,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让Minho紧张。

“诅咒该死的塞尔特神!”Minho咒骂着,一头冲进了糖果与点心的世界。

两座巨大的糖果做的屋子立在铺满奶油的地面上,魔物从二楼的窗户里伸出了巨大的身躯,明明是像人一样的头部,下颚却是昆虫的样子,一只手还保留着人的外形,另外三只则是昆虫的足,全身都是奶油一样的质感,看着让人恶心。两个魔物扭曲着身子缠绕在一起,似乎正准备对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发动攻击,听到Minho的动静,转过头看着他。

透过魔物之间的空隙,Minho看清了那个躺在地上,差一点就要沦为魔物的‘食物’的人。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个男孩会出现在这里!?

Minho感到非常气愤,并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提醒过那个男孩,离开这里。而现在男孩却出现在魔物的地盘,如果不是他刚好赶到,男孩就要葬身于魔物腹中,变成新的糖果。

诅咒该死的塞尔特神永远被塞穆路斯神压着!

有着男性面孔的魔物仍然盯着Minho,而另一个魔物则扭过头,对着男孩张大了嘴巴,准备一口吞下去。

来不及多想,借着隼之羽的魔力,Minho快速闪到男孩身前,举起血刃,挡住了魔物的第一波攻击。尖利的牙齿磕在血刃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巨大的撞击让Minho不得不用左手抵住血刃,压低重心,才不至于被魔物撞飞,抛到空中。

为什么糖果点心组成的身体会有如此坚硬的牙齿,以及这种恐怖的力气?Minho以为这魔物的攻击应该是像一团奶油砸在身上,除了沾满全身的奶油、果汁或糖浆,没有任何威胁。当然,如果真的是这样,它们就不是被亚法隆标为高危的魔物了。

Minho就算用尽全力也无法弹开魔物的攻击,他被压制着,根本无法移动;而另一只魔物正抬起头,准备对Minho进行下一轮攻击。与魔物比力气向来是最愚蠢的行为,像汉塞尔与葛丽特这种相生相伴的魔物,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速度快速穿梭于魔物之间,攻击魔物的弱点部位,就能顺利解决。他也一向如此。

可Minho现在根本不能移动,他有很多种办法从魔物的口中逃开,但那个男孩就在他身后昏迷着,他没有办法看着男孩死在这里。

另一只魔物冲着Minho扑了过来。时间紧急,Minho只能召唤出火之护身符,燃烧的火焰形成坚硬的铠甲,顺着Minho的右手一点点的向全身蔓延。可魔法还没有完全施展开,Minho的右肩就被魔物咬住了。巨大的冲击力使Minho在地上蹬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右手虎口被震出了血。火焰铠甲因为魔物巨大的咬合力发出清脆断裂的声音,Minho已经感觉不到右手的存在,止不住的鲜血从铠甲的裂缝处滴落在地上。

看来需要施展回复魔法了,不过首先,我要摸一下我的口袋,取出供物。Minho有些自嘲的想着。魔法师的魔法,从来都不是凭空召唤,它们都需要供物提供魔力。魔法师的存在,只是将供物中的魔力展现出来。所以每一个魔法师,即使收集了数量庞大的供物,但在真正的战斗中,他们也只能使用其中的几种魔法,毕竟在战斗中,敌人可不会等你从口袋里掏供物。

Minho总是将常用的供物藏在右手的绷带中,这让他在在战斗中总能迅速的召唤魔法。不过回复魔法,那些神奇的能治疗伤口的魔法,总被他随意的放在口袋里。现在看来,这种任性的做法,在关键时刻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时间只过去了一瞬间,而Minho已经做了无数种假设,希望能解决眼前的状况。万幸的是,他的黑马最终让他摆脱了困境。

马蹄声在背后响起,还有马的嘶鸣,之后就是物体被拖走的声音。

聪明的家伙,虽然绕过这片奶油地花的时间有点长。

Minho露出一丝笑容,他已经看见胜利在对他招手。他动了动紧紧钉在地上的脚,然后身子一歪,下一秒就出现在魔物的身后。隼之羽的魔力能让他快速移动,没有了后顾之忧,他终于可以放心的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战斗。

在魔物还没有将它们硕大的身躯扭转过来之前,Minho迅速的使用了治疗之种,伤口开始快速愈合,虽然疼痛的感觉并没有消失,不过已经不致命了。这个供物是他过去在一个叫艾恩赛德的塞尔特人部落外发现的,谁能想到当时的无心之举现在救了他的命。

Minho的行为显然激怒了魔物,一只扭转着身子,挥舞着手和虫足扑向他,而另一只则嘶吼着,从嘴里喷射出像蜂蜜一般粘稠的散发着甜味的液体。Minho闪过其中一只的攻击,可没想到那些粘稠的液体落到地面之后,从地面升起了无数只臃肿的像面包一样的手,重重的拍在了Minho的背上。

剧烈的疼痛从背后蔓延至全身,他觉得时间似乎被拉长,看着自己飞起,又跌落在地上。脊柱像断裂了一样,耳朵里嗡嗡作响,浑身僵硬的几乎动都动不了。然而他必须爬起来,立刻、迅速的,如果他不想真的死在魔物的攻击之下。血色的刀刃在他被攻击的时候就松了手,掉落在地上,冒着白色烟雾化为了一滩血水。

他听见魔物靠近的声音,挣扎着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攻击洛在地面发出的巨大声响终于让他回到了现实,在躲过第二只魔物后,Minho跳起来,再一次召唤出血刃。

“想杀了我?那么来吧。”Minho活动了一下手臂,确认身上的伤势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后,迎着魔物冲了上去。

Minho的速度很快,有隼之羽的辅助,他急速的在两个魔物之间奔跑,一边躲避攻击,一边用血刃在魔物身上制造着伤口,希望找到魔物的弱点。汉塞尔俯冲而下,在Minho侧身躲过攻击后,葛丽特又从他的背后扑来。Minho一个回旋踢,重重的踢在葛丽特的脸上,葛丽特笨拙巨大的身子砸在地上的时候,Minho已经一个后空翻向着魔物的糖果屋跑了过去。

魔物的上半身能自由伸曲移动,靠的就是糖果屋的支撑。

Minho高高跃起,瞬移到汉塞尔的背上。魔物发现了Minho的一如,开始剧烈翻转着身体,想把他弄下去,而另一只也挥舞着胳膊,不断向着Minho发动攻击,但这些都无法阻止Minho的脚步。

在魔物又一次剧烈而又迅速的转动着身子的时候,Minho已经跑到魔物庞大的上半身与糖果屋细小的连接处,锋利的血刃毫不留情的刺向连接处,穿透了那个脆弱的部位。魔物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身上冒出滚滚黑烟。Minho落回地上,又对另一个魔物进行了相同的攻击。

又一个任务顺利完成,虽然不够完美。

在顺利的献祭了那两个魔物之后,Minho终于有时间去关注那个跑进了魔物地盘的男孩。

希望那个男孩没有受伤。Minho想。被魔物所伤的人,有可能变为相同的魔物,Minho不希望刚刚救下了人,下一秒就要亲手解决。

Minho走向黑马躲避的地方,他们并没有跑的太远,就站在这片奶油地的外面。他注意到那个男孩已经醒来,正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

“感觉怎么样,greenie?”Minho走上前,仔细打量着这个男孩。男孩的长袍不知道丢在了哪里,衣服上有许多破损,像是被魔物攻击所至。不过万幸的是,虽然男孩看起来很狼狈,但并没有伤口。

“呃,你好。”男孩看到Minho显得有些激动。“谢谢你救了我。”

“你在找死吗?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在我警告你离开这片森林之后,你怎么又出现在这里?”Minho表情严肃的看着男孩。

“我只是……”男孩被Minho吓了一跳,一边小心的观察着Minho的脸色,一边开口说。但Minho打断了他。“只是什么?逃家的小少爷,这里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的地方。还是你以为魔物会看在你是被宠大的孩子的份上就饶过你?”

男孩因为Minho的话,显得有些生气,他睁大眼睛瞪着Minho。“我并不知道这里有魔物,我以为这个方向是森林边缘,而你那时候可没有告诉我!”

“你真的不知道?”周围的城镇村落有哪一个人会不知道糖果之森的由来,除非。“你不是这附近的人?”

男孩似乎没有想到Minho会问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我是从远方来的。”

“那么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谢谢,不过……”少年颤栗着站起来,手在裤子上拍了拍,打掉手上的泥土:“能让我跟着你吗?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Minho没有说话,只是扬起眉毛看着他。

“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如果你觉得烦,我可以远远的跟着。”男孩看着Minho,虽然是恳求,但是语气轻快,似乎说这些只是为了告知Minho而已。

Minho相信,如果不答应,这个男孩肯定会跟在自己后面。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男孩,突然开口道:“你不是亚法隆的人。”

男孩没想到Minho会突然说这一句话,眼睛里透出疑惑。“什么?”

“你不是亚法隆的人,可你却有魔力。”Minho突然伸手握住男孩的右手腕,拉到眼前。男孩的指尖有些发黑,隐约闪着奇异的光芒。

男孩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没有成功,他赌气的说:“那么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Minho意味深长的看了男孩一眼,松开男孩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Thomas。”

“记住了,我叫Minho。”


评论
热度(17)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