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Minho/Thomas】《命运》——第三章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

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

OOC都是我的错


前文:第一章:http://zhugeziyu.lofter.com/post/1cd33454_90b32e9

          第二章:http://zhugeziyu.lofter.com/post/1cd33454_99a5a25




第三章

 

隔天,Minho就出院了。各项检查都表示这家伙健康的简直让人嫉妒,医生当然不会让他继续占用一个床位,浪费公共资源。

而Minho也不想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有些嘈杂的周围环境,甚至已经可以做到选择性的听清楚一部分声音,不会再被过大的声响吵的头疼。

此时,Minho手里拿着随身物品,站在医院门口,心里不断咒骂着那些口口声声说要接他的弟兄们。虽然他们约好了早上10点在医院门口碰头,可现在已经是10点半了,却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好吧,他知道干他们这一行的,发生点突发状况导致失约的情况非常普遍,但他还是决定,等他跟那些家伙碰头之后,绝对要骂他们一顿。

一辆黑色帕萨特顺着路停在Minho面前,深色的车窗反射出Minho疑惑的表情。这可不是Alby的车。

当车窗一点点的摇下来,看到开车的人,Minho不由得露出笑容。

是Thomas。

Minho毫不怀疑他是如何得到自己出院的消息的,作为自己主治医生的朋友,这点小事应该并不难解决。

“上车。”Thomas指了指副驾驶座,示意Minho上来。毫不犹豫,Minho拉开车门就坐在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他将手里的东西甩在后座上,发现男孩呆呆的看着他,好像对他的反应感到意外,于是笑着对Thomas说:“如果你想带我去哪里,最好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

“我想你看到那些东西之后就不会后悔。”Thomas说。他转过头,狠狠的一脚踩下油门,黑色轿车就窜了出去,留下刚赶到医院的Alby等人。

Alby他们当然是在的来的路上碰到了点小麻烦,他本以为Minho会等他们过来接他,可没想到他们的车还没在医院门口停稳,就看到Minho上了一辆陌生的车。开车的警官头一回遇到这种事,他困惑的转过头,看着坐在一旁的Alby:“我们现在做什么?”

Alby看着跑远的帕萨特,小心的将车牌号记在脑子里。直到黑色车辆拐过了路口,再也看不见它的行踪,Alby才不紧不慢的说:“归队。”

另一边,Minho和Thomas自然是没有发现Alby,他们行驶的方向并不是Minho宿舍的方向。Minho不知道Thomas想要行驶到哪里,不过他信任Thomas,任由Thomas开着车在城里乱转,直到车停在一个普通的二层小屋前。

小屋有着白色的墙面,深色的屋顶,深棕色的窗沿和门。屋前的草坪修剪的很整齐,窗下摆着一把木质摇椅,上面放着一个彩色条纹的抱枕,显得非常温馨。摇椅旁摆着两盆不知名的植物,此时正在盛开着鲜红色的花朵。

Minho打量了一眼房子,有了一些猜测,但他并没有询问。他对Thomas说:“我们才认识了一天,你这也太心急了。”说完,Minho就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Thomas。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Minho是这样的性格,跟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Thomas一直以为Minho是一个严肃认真的人,这样的反应出乎Thomas的意料,他有些不知所措。

愣了一会,Thomas只好从车上跳下来,跑去开房门,将Minho一个人扔在车上。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Minho的话,虽然他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但他又觉得对方不仅仅是在开玩笑。事实上,在Minho说出那句话的时候,Thomas甚至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

Oh,Thomas,你在想什么?Thomas对自己说。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

听到身后关车门的声音,Thomas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Minho跟在他的身后,顺手关上门。

一进房子,首先看到的是,深棕色的木板搭配同色的木质扶手,前往二楼的楼梯。进门右手边就是客厅,浅灰色布艺沙发背对着楼梯摆放着,沙发前则是一个与地板同色的木纹茶几。茶几下摆着一块几乎占满整个客厅的地毯,地毯上还扔着几个纯色抱枕。在茶几前方的电视柜被各种杂物所淹没,把那台小电视几乎遮掩住。

“你在沙发上坐一会,我去拿东西。”Thomas指着沙发说。他没等Minho回应,就快速的跑上楼梯,只留下一串脚步声。

Minho习惯性的观察着环境,这个客厅总给他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这座房子原本就不是Thomas的一样。他走到电视柜旁,小心的翻看着上面摆放的东西。游戏机手柄被随意的扔在上面,下面压着几张游戏光盘,Minho翻开上面的游戏光盘,看到下面还压着一些涂着奇怪符号的纸片,怎么看都很可疑。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阵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动静大的让Minho听着都觉得痛。他不放心的喊了一声:“Thomas?你没事吧?”

“没事,我马上就下来。”楼上传来Thomas有些沉闷的声音。

Minho小心的将那些光盘放回原处,然后走到沙发旁坐下。不一会,Thomas就从楼上跑了下来,他手里抱着一堆资料夹,晃晃悠悠的的走过来,重重的将手中的资料夹扔在茶几上。

他一屁股坐在Minho身边,指着茶几上那堆几乎有他半人高的资料说:“这就是艾娃收藏的关于哨兵计划的资料,我想你应该看一看。”

Minho一开始并没有当回事,毕竟Thomas给他透露的消息太少。他随手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本资料夹,翻开扫了一眼。

可就这一眼,让他看见了不得不重视的内容。

资料夹第一页的人员信息表单上,贴着一个Minho熟悉的人的照片,而姓名那一栏写着的,就是他在部队时候的搭档的名字——Ben。

Minho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将资料夹抱在手里,快速的翻着后面的内容。在信息表之后,夹着画满了许多奇怪图表的资料,Minho看不懂那些复杂的专业术语的含义,但他从字里行间看得出来,他的好友身上发生过无数次的手术,这些手术并不是每一次都成功,失败的手术带来的影响虽然看起来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问题,但资料的最后一页纸写着,Ben在实验中多次失控,放出后建议处决人进行近距离观察,必要时解决掉他。

那是他的好友,离开部队后他们还经常聚会。可他在半年前死了。

Ben是一名消防员,那时候他正在对一处房屋火灾点进行救援,可他刚进入房屋,却没想到房间里发生了爆炸,当场将Ben炸死。事后的火灾调查员声称,爆炸是因为天然气管道老旧腐蚀,在火灾发生之后突发泄露,引起了爆炸。这理由似乎合情合理,但Minho一直都不相信;在看到这份资料后,他更加确定他的判断:自己的好友Ben,不是意外死亡,而是他杀。

Minho忍不住握紧拳头,资料也在指尖被捏皱。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命运被他人掌控着,更何况,那些人杀了他的好友。

这只是他看的第一本资料,那么剩下的资料里,有多少是他的兄弟?他想起这一年来或者失去联系,或者得到死亡通知的二十多名兄弟,是不是都跟这个计划有关?

如果他知道是谁这样做的,他一定会杀了对方!

Thomas没想到只是第一本资料就引起Minho这样大的反应,他看到Minho的脸色阴沉,表情狰狞,眼睛都变红了,不由得有些害怕。

Minho或许不知道那个计划对他的身体进行了什么样的改造,但是对于早已将资料记在心里的Thomas可是非常清楚,如果一个哨兵失控,除非安排两个队的防暴警察,不然其他人就算上前想要制服哨兵,结果也只会是被失控的哨兵一拳打死。

尤其是他面前的是哨兵计划里最强大,也是最接近成功的哨兵——Minho。

Thomas想离开这里,Minho带给他的沉重压迫感让他控制不住的发抖,几乎缩成一团。但他不能离开。

他忍住自己的恐惧,伸手覆在Minho的手背上:“Minho,没事的,Minho。”虽然他的声音还有些发抖,但他感觉到在自己的安慰之后,Minho带给他的压迫感似乎缓和了很多。

这让他镇定下来。

“听着,Minho。我知道那些人对你们做过很多很过分的事,你很生气。我叫你来看这些资料,就是为了跟你一起找出这一连串事情背后的人。所以你要试着控制你的情绪,而不是放任它,这对你没有好处。”

随着Thomas的话,Minho慢慢平静了下来,这让Thomas松了一口气。虽然他有些疑惑,一般来说,像Minho刚才那样情绪激烈变化的哨兵,没有一个不是最终变成了失控的结局,可Minho却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这或许就是最强哨兵的差别?Thomas想了想,不再纠结这件事。他不再让Minho漫无目的的翻看那堆资料,而是直接找出属于Minho的资料递给对方,准备告诉他所有关于哨兵计划的信息,尤其是关于他自己的。

再这样来一次,Thomas可不确定Minho能不能再控制住了,刚刚几秒钟的变化,Thomas就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

Minho在哨兵计划里编号4号,也就意味着他是最强哨兵。至于编号在前3号的人,都因为承受不住痛苦的改造而死在手术台上。这项计划,原本是军部为了制造一支强大的部队,他们与一个实验室合作,安排了一支优秀的小队参与实验。

一开始,实验的效果非常好。实验室改造了士兵的身体,使他们的五感增强,身体强壮,反应敏捷,军部对此非常满意。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改造后的士兵脾气暴躁,经常会出现情绪失控的状况,加上他们被改造后强壮的身体,每一次士兵失控都伴随着大量人员伤亡。

再后来,常常是住在相邻宿舍的士兵接连失控,他们不会选择拆掉铁栏杆跑走,而是与宿舍内的人斗殴,不到最后只剩一人,他们就永远不会停手。

这可让军部非常生气,他们想要的是一支听的懂命令的,强大的队伍,而不是喜欢自相残杀的疯子。于是他们终止了与试验部的合作,并秘密处理了一部分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试验品。而像Minho这样没有看出任何问题的人,军部与实验室讨论的结果就是将他们洗脑后放回社会,但必须处于监控之下。如果这些哨兵一旦失控,就立刻处决,避免引起骚乱。

Thomas的导师艾娃曾经是实验室的一员,但她在实验终止之前就因为理念不合而离开了实验室。在知道哨兵计划取消,士兵们回归社会的消息后,艾娃非常高兴,她经常关注着身边的几个哨兵,她想看看那些特殊的能力完全被遗忘,以为自己只是普通人的哨兵们,在社会中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可艾娃观察到的事情令她震惊。

实验室根本没有听从军部的命令停止研究,而是仍然在偷偷摸摸的行动着。他们暗中激活哨兵的能力,然后观察哨兵的反应,如果合适,就会被他们再一次绑回去。

与军部合作的时候,这些士兵签过协议,任由实验室做试验;但合作终止之后将他们绑回去做试验,这可是非法的。这让艾娃非常生气。

她暗中收集实验室违法的证据,想要整理好之后交给警察,可没想到她却在这时候出了事。

不管怎么想,这件事最可疑的就是实验室。

“事情就是这样。你和我都想要揪出这个藏起来的实验室,而目前最明显的线索就是艾娃自杀这里,我们可以从这里找。”Thomas说。他停顿了一下,想提醒Minho把手从他的腰上拿开。从他安抚了Minho,开始讲关于哨兵计划的事情后,Minho的手几乎就贴在Thomas的身上,肩膀,脖子,背部,腰,Thomas甚至感觉到Minho碰到了他的屁股,惊得他差一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但不知道为何,他感觉得到,Minho这样做之后,情绪平稳了许多,就算他如何描述那些令人不快的事情,Minho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情绪失控。这让他没有办法拒绝。

被骚扰总比让他拆了我的房子好,Thomas想。

“比起找出实验室,我觉得你首先要告诉我,被激活能力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应该注意些什么。我刚才是不是差点失控?我感觉得到自己有些激动过头了,但似乎控制不住。”Minho说。

“我之前不是已经说了你的身体被改造之后的各项数值变化吗?”

“你说那些数据?我可懒得听那些复杂的东西。”

所以之前报了一堆数据,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啊。Thomas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只好再一次用简单的词语对Minho表示:“就是你的体力会变好,反应能力变快,听力、视力、嗅觉都会增强。”

Minho点点头:“听起来不错。”

Thomas翻个白眼,他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向厨房走去:“就是你可能会把手里的任何东西捏碎,把门窗拆下来,被五百米之外的汽车喇叭吵的睡不着,被一公里外的镜子晃花眼,被十米外猫咪放的屁熏的麻木。”

哦,这可一点都不好。

“我想你会想熬夜看那堆东西,我去给你煮点粥。”Thomas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虽然房子里还有点小牛排,不过我觉得你现在敏感的味觉大概不会想尝试接触任何刺激的味道。”

Minho听到Thomas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喜欢跟Thomas待在一起的感觉,这让他非常舒服,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或许是因为自己是哨兵?


评论
热度(37)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