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命运》——第二章

CP:Minho/Thomas


哨兵向导AU,无精神体,

现代背景,细节多处BUG

OOC都是我的错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医院里。Minho知道,有些事变得不一样了。

他的听力突然变得比一般人灵敏许多,视力也是一样。透过病房的玻璃门,他看见他的主治医生Brenda从走廊的身处向他的病房走来,因为挂在女孩胸前的牌子上,写着和他床头的卡片上主治医生一栏同样的名字。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可爱的男孩,男孩穿着一件灰色套头衫,搭配着棕色休闲裤,看起来非常精神。他正表情认真的跟Brenda交谈,但显然Minho的主治医生现在正忙着工作,不想搭理他。

“嘿Brenda,看在朋友的份上,你就不能给我透露一些信息吗?”男孩恳求着Brenda,但Brenda拒绝了他。

“不行,Thomas,你知道的,我不能把病人的任何信息透露给你。”Brenda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夹,在发现男孩在一旁偷看,又把文件夹合上抱在胸前,惹得男孩不由得露出失望的表情。

原来那个男孩叫Thomas。

Minho因为房间外吵闹的声音感到头疼,他皱起眉,伸手按了按太阳穴。虽然四周的声音仍然会让他产生剧烈的头痛,但跟晕倒前相比,他的身体显然在慢慢适应这种异乎常人的敏锐听力,这是一个好现象。但这并不能让Minho感到高兴。

那个叫Thomas还在跟Brenda纠缠,他甚至站在女孩的面前,挡住她的路:“那么你可以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你向我打听了激素异常会对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却不告诉我任何有关的资料,这不公平,懂吗?”

Brenda抬头看了他一眼,侧过身从他身边穿过:“我向你这个博士询问情况,是为了治疗我的病人,而你问我是为了自己的研究。所以,我希望你赶快离开这里。我是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走到Minho的病房前,Brenda说完话,就拉开Minho的病房的门。她发现病人已经醒了,显得非常高兴,扭过头喊了一声:“四号床的病人醒了。”就跑进房间。

她站在Minho床边将,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戴好,叫了一声Minho的名字。在听到对方回答后,就上前仔细的听了一遍Minho的心肺功能。不一会儿,又有两三个医生挤进来,又是测量体温,又是查看心电图,吵闹的声音让Minho从心底升起一团无名的怒火,他忍不住大吼道:“闭嘴!”

医生们被Minho吓了一跳,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Brenda很快反应过来,她正想开口教训这个病人,却听到Minho先开口道:“抱歉,我不该吼你们。只是你们吵的让我的头很疼。”

这是病人的合理要求,他们也不能反对。Brenda挥挥手,示意那些医生快点出去。她看着Minho,表情严肃。

“吵闹会让你的头部产生疼痛?”

“准确的说,是声音达到一定的分贝,就会让我头疼,就像有人拿着机关枪对着我的脑子射击。”Minho一边说着,一边好奇的看着仍然站在门外的男孩。

那个叫Thomas的男孩站在门外,表情怪异的看着他,小声的念着他的名字,像在确认什么。

Minho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那个男孩,但从男孩的表现看来,他认识自己。这让他对Thomas产生了兴趣。

主治医生Brenda询问Thomas的事情,是不是跟自己有关的,Minho并不确定。但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如果猜测成立,那么这个Thomas一定知道一些情况。或许可以从他这次找出问题的答案。

Brenda没有发现病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她拿起资料夹,看着上面记录的信息,接着问道:“你的同事说,你在执行任务期间突然晕倒。在晕倒前,你有没有接触什么东西,或者觉得哪里不舒服?”

他看见Thomas偷偷的将门缝推的更大一些,然后贴着门缝听着房间内的谈话。Minho忍住笑意,用着比刚才还要大一些的声音回答:“嫌疑犯朝我扔一个小的透明玻璃瓶,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之后那些平常的声音在我听起来就像是爆炸一样,头非常疼,然后我就晕了。”

“奇怪的味道?具体像什么?”Brenda指尖夹着笔,轻轻敲击着她刚刚记录下的“奇怪的”一词,这样模糊的描述无法给她的治疗方案提供参考。

忍耐着在他听起来就和敲架子鼓一样的敲击声,Minho努力回想当时的场景,随后,他摇了摇头。“我无法形容那种味道。但我敢保证,我的听力问题和头疼都是由那个玻璃瓶里的东西引起的。”

“我们检测过那个玻璃瓶碎片,什么都没有。所以你的猜测我无法相信。”在看到无法得到更多的线索,Brenda有些失望,她说:“既然不愿意说,那么我也没有办法治疗你的头疼。在你昏迷的期间,我们给你做了一些检测,除了显示出你的身体比别人好的多,并没有其他问题。如果明天你的头痛症状好转,那么你就可以回家了”

“好的。”
在看到Brenda准备离开病房,门外的Thomas急忙躲起来。直到女孩走远,他才冒出头,一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一边快速的窜进病房。在将病房的门锁上后,他还不放心的将门口的帘子拉起来,挡住了外面人的视线。

Thomas小心翼翼的样子让Minho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Thomas,现在外面没有人注意。”

Minho的话把Thomas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紧张的看着Minho:“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从不知道有些人的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Thomas一开口,那种柔和的声线就让他暴躁的内心平静了下来。之前对他来说巨大的噪音都像被隔绝在房间外面,或者说,他终于可以选择听清楚外面某一个或者某几个人的声音,而不是像之前一样,所有声音混杂在一起,变成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噪音。

这简直太神奇了。

Minho是一名警察,他习惯于以一种审讯的口气与人交谈;但在Thomas面前,他认为自己需要注意一下语气,以免吓到这个男孩。他笑了笑:“那个医生在楼道里叫你的名字,声音可不小。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最近听力变得非常好。”

这个回答让Thomas平静下来,他走上前,拉过一旁的凳子坐在Minho的床边。似乎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Minho难得有耐心的等着他,在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男孩终于抬起头,对Minho讲述自己的故事。

Thomas,22岁,在读博士,是Minho的主治医生Brenda的好朋友。他的导师艾娃半年前因为喝毒药死在家中,因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自杀,警察介入之后很快就结案。

但Thomas并不相信这个结论,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导师绝对不会做出自杀这种蠢事,他认为有人杀了她。

“你只是有怀疑,但是并没有证据。况且这个案子已经结案,我根本没有理由插手。”Minho说。

“不,这件事也与你有关!”听到Minho的拒绝,Thomas激动的站起来,他来回走了两步,平复心情后,压低声音对Minho说:“艾娃手里藏着一批资料,是关于一年前被军部禁止的人体强化计划,他们把这个计划叫做‘哨兵计划’,所有参加计划的实验者都被称作哨兵,而你就是其中的一员。我在资料里看到了你,Minho。”

一年前,恰好是他从军队转业的时间。

Minho看着Thomas,眉毛一扬,意味深长的说:“看来我们可以约个时间喝一杯,我想我们有很多话题需要聊。不过首先,你要想好怎么跟你好友解释,她现在就在门外。”

Thomas听到他的话一愣,随后听到门外传来Brenda的怒吼声:“Thomas!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赶紧给我出来!你要是再打扰我的病人,我就叫保安把你扔出去!”

评论
热度(34)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