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梦中的小镇》——第一章

CP:Minho/Thomas

手游《塞壬的诅咒》AU

OOC都是我的错



第一章

 

梦,是最奇妙的存在。

有时是那样逼真,就像一个真实的世界;有时又梦幻的像童话故事,令人猜不到结局。

有人说,梦反应内心,也有人认为,梦只是无意义的想象。

但不管如何,梦一直存在着。

 

“Thomas,如果你再在上课时候打瞌睡,我就要请你出去了。”五十多岁胖胖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她一手捏着白板笔,一手插着腰,怒气冲冲的瞪着Thomas。因为老师的责备,班里的同学也好像在沉闷的课堂里找到了一点乐趣,纷纷转过头看Thomas,小声嘲笑他。

Thomas被老师惊醒,他从桌子上爬起来,眨了眨眼睛,在感觉自己稍微清醒一些后,怀着歉意说:“抱歉,我会注意的。”

老师看到Thomas表情认真,态度诚恳,才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开始讲课。

盛夏午后的阳光隔着窗户照在身上,暖的让人想要闭上眼睛,在老师喋喋不休的教课声中,同学们又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除了Thomas。

Thomas的瞌睡并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因为一个奇怪的梦。一开始,他梦见有人在梦中呼唤他的名字,一整晚都不停,这让他第二天累的不想起床。那时,他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普通的噩梦,虽然早上醒来后忘记了。这很正常,大部分的梦总是让人记不住的。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这事有些古怪,有谁会连续两三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他觉得很不安,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将这件事告诉Teresa,他最好的朋友,却被这个女孩无情的嘲笑了。

“哦,Thomas,不过就是个噩梦而已,你不会就被一个梦吓坏了吧?”

于是,为了不被他的好友嘲笑胆小,他只能逼着自己去忍受每晚越来越清晰的梦境,并且试着了解这个奇怪的梦想要透露的信息,虽然他好几次都被吓得快哭了出来。

梦中呼唤他的是一个长相奇特的生物。他的皮肤是诡异的淡蓝色,耳朵是鱼鳍,耳后还有像鱼一般的鳃,就连手指之间都是蹼,但不管是五官还是身体和四肢,都是人形,完全就是一副鱼形人的样子。一开始,对方怪异的长相总让Thomas非常紧张,但在他习惯了对方的这幅长相后,心底产生了对方如果是人的话长相还不错的想法。

Thomas觉得自己疯了,竟然认为这种怪物长得不错,不管是声音,还是健壮的身材和手臂,都吸引着Thomas的注意。他知道对方呼唤自己的名字有时轻快有时深情,有时则焦躁不安,似乎在期待自己的到来。那人的背后是一片被浓雾笼罩的小岛,隐约可以看见岛上古老的房屋,和来来往往的鱼形人。

他对这个梦产生了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座岛上的人都变成了这幅奇怪的样子?或许这一切都是梦,但也或许,这一切就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生着。他期待着夜晚的到来,希望那个人能说些别的什么,希望发现更多的线索。

可这个奇怪的梦就在两天前,毫无预兆的消失了。

这让Thomas无法接受。他尝试在各种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入睡,但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不能再次看见那片神奇的土地,今天也一样。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也在一瞬间醒过来,在老师布置完作业之后,就纷纷冲出教室,去准备傍晚的约会和游乐。他的好朋友Teresa则从前排的座位处走过来站在一旁,这段时间Thomas的状况让她非常担心,尤其是近两天。

“嗨。”Teresa打了个招呼,但她的好友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呆呆的思考着什么。她敲了敲桌子,让正在发呆的Thomas注意到她。

“Teresa,嗨。我是说,你怎么站在这里?”

“下课了,大家都走了,所以我过来问问你,晚上要不要一起准备论文?”

“抱歉,我都没注意到下课了。”Thomas这才发现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他急忙开始收拾书本,想要赶回家。“今晚不行,Teresa。我还有点事要忙。”

“你最近一直都很忙。”Teresa叹了口气。“或许你可以给我说说,关于好学生Thomas为什么在上课时间睡觉的原因,我想这应该比解释你需要忙的事情容易些?”

“这其实很正常。”Thomas抬起头,看着Teresa的眼睛。“要知道期末就快到了,需要提前复习一下功课,我可是计划在高中时期拿到26学分,你知道的,这可并不容易。”

如果这话告诉的是其他人,对方当然会相信;可是Teresa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对Thomas的性格非常了解,她忍不住翻个白眼:“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但不要用这种理由糊弄我。”她伸出手,拍了拍Thomas的肩:“不要让我担心你。”

Thomas看着他的好友离开教室,在对方表达了关心之后他仍然没有说出任何关于那些梦的任何事,他感到愧疚,他的朋友在关心他而他不肯透露任何信息。但他并不后悔。

离开教室,Thomas就一个人来到学校的图书馆里查阅资料。这一个月,他几乎将图书馆里所有关于海洋的书都看了一遍,不管是关于海洋生物,还是传说或神话。但他将上百本相关书籍都看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任何资料,就算在传说里,也没有那种生物的存在。

或许他应该放弃,毕竟那只是个梦。

“Thomas,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把你锁在里面了。”图书管理员站在图书馆门口吼道。虽然语气不好,但这个管理员大叔对Thomas总是非常照顾,今天也让他在里面看书看的超过了规定时间。爱学习的乖巧的孩子总是讨人喜欢。

Thomas摸了摸手中砖头一般厚的书,然后小心的合上页。他已经看完了这最后的一本,仍然没有收获,或许那些看似真实的梦真的毫无意义。他把书抱起来,准备放回书架上,从书里突然滑落了一张纸片。纸片似乎是从一份老旧海报的边角撕下来的,一面写着一些无法连贯起来的打印体的单词,另一面则被人用一种像血一样的墨水写着:

小心海鬼琼斯!

海鬼琼斯?那是什么?Thomas确定自己之前并没有在书里看见过这张纸片,这张纸又是从哪里滑落出来的?

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忍不住想再翻一遍手中的书,但是管理员大叔又在门口催促,他只好将那张写着字的纸片夹进自己的课本放进包里,在将书放回原位后急忙跑出了图书馆。

天已经黑了,只剩下微弱的路灯照着校园里的道路。这么晚的时间,就连那些参加社团的人也早已经回到了家里,校园里安静的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

海鬼琼斯?海鬼琼斯……他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他感觉非常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他肯定不是在图书馆里看见过。

突然背后一轻,然后传来东西砸落地上的声音。

“Oh ,shit!”

他书包的带子忽然断了,书本文具掉了一地。他急忙转身蹲下来,将散落的东西塞回包里。

然后他看见,那张被自己夹在书里的纸片,就在自己前方的地面上,与其他东西隔着明显的距离,孤零零的一张摆在地上,显得非常可疑。

Thomas紧紧盯着,那张纸片显然很奇怪,他不知道简单的接触会不会触发什么奇怪的东西。但他也不能就这样待在学校里。想了一会,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捏起了那张纸片,站起身。血色的墨水在月光下泛着绿光,如果不是在目前氛围下,他或许要称赞这个颜色的美丽。

然后,从他拿起那张纸片开始,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在这种时候出现的声响,一般可不是什么好事。Thomas听着脚步声的靠近,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心脏也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他深呼吸,紧紧握住拳头,准备情况不好就转身跑向图书管理员的宿舍,那个一米九的壮汉大叔学过拳击,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Thomas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先转过身直面来人,脚步声就在Thomas背后停下来。

“Thomas。”听到熟悉的声音,Thomas激动的转过身,没有一丝犹豫。

竟然真的是梦中的那个鱼形人!

就像在梦中看到的景色一样,鱼形人站在海岛小镇的街道上,向Thomas伸出带着蹼的手,露出灿烂的微笑:“Thomas,你终于来了。”

鱼形人终于说了除了自己名字以外的话语,这让Thomas感觉有些不敢置信,他不由得伸出手,轻轻的碰触鱼形人的手,感受到一丝海水的冰凉,很快就变成人体的热度。

原来鱼形人是这种触感。

……

触感???

 

 

 

评论
热度(21)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