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Thominho/米汤】《一路同行》——第一章

因为以前写的有修改,所以重新发一遍好了~

CP:Minho/Thomas

灵魂献祭AU

收录于《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inho同人本中,本子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403303203&qq-pf-to=pcqq.c2c


章节:前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尾声



第一章

过于茂密的树林挡住了刺眼的阳光,只有几道微弱的光线穿过枝叶的空隙照到地面上,斑斑点点。地面上铺满了枯叶,偶尔有些细小的杂草顶开遮挡,跟随着阳光伸展叶片。树林间有一条小路,地上还留有马车行驶过的痕迹,松软的泥土被压出两条平整的轨迹,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是一条繁忙的交通要道。然而因为魔物的存在,这条小路已经被废弃;林中的树木没有了人类的约束,扭曲着枝叶侵占小路的空间。如果是对这片林子一无所知的人,大概会因为顺着小路走,而迷失在森林中。

远处忽然传来几声怪异的鸟叫,然后响起了树枝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林子里显得有些突兀。

枯叶和树枝被踩踏,发出清脆的‘咔嚓’声。这是一个隐藏在沾满灰尘的黑色长袍里的男人,长袍的兜帽几乎遮住了整张脸,只露出略带胡茬的下巴,长袍几乎拖到地上,随着男人的行走,不时被低矮的灌木挂住,露出长袍下的黑色皮质长靴。

男人身后紧紧跟着一匹黑马,眼睛是诡异的血红色。马背上绑着几个粗布包裹,包裹口并没有完全封住,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放着的深灰色旧毛毯和野外用的小型锅具。显然,这个男人经常住在野外。

他跨过隐藏在枯叶下的巨石,停住了脚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卷羊皮。羊皮上清晰的写着,“糖果之森;击杀对象:汉塞尔与葛丽特;危险等级:高危”。拿着羊皮纸的右手被绷带紧紧的包裹着,绷带缝隙里透出诡异的黑色皮肤。在确认任务内容之后,男人将羊皮塞回了口袋,然后继续前行。

这个男人,就是这一代亚法隆组织里最强的魔法师,Minho。

粗壮的树枝挡在眼前,Minho伸手掰断了它们,继续寻找方向。他已经在这片森林里行进了好几天,按照资料上的信息,任务目标应该就在这条废弃小路的尽头。然而Minho可以肯定,这份关于魔物的资料是非常不准确的,至少在这片森林的范围以及这条小路的偏僻程度上,绝对有非常大的误差。

随着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斗篷在无数次的被树枝挑起又落下后,终于挂在灌木上,扯破了一道口子。

“该死的。”Minho咒骂着将斗篷从树枝上扯了下来。他抬起头,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望着开始被乌云所笼罩的天空,空气开始变得潮湿,连微风中都带着海水的腥味。

看起来要下雨了。

Minho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挡雨的地方,他决定加快脚步,希望能在下雨之前找到一个合适的角落避雨。多年的野外生活让他适应了各种恶劣天气,但是有条件的话,他也不想被雨淋的浑身湿透。

他转过身,看着黑马,黑马低下头,亲昵的用头顶着Minho。Minho拍了拍它的脖子,这匹马已经跟随他多年,可以说与他心灵相通;要不是森林里植被密集不适合奔跑,他相信这匹聪明的黑马会迅速的找到方向,并带他前往魔物的地盘。

“你也感到厌烦了对吗?不能奔跑,找不到方向,只能在这片森林里盲目寻找。”Minho看着他的马,低声抱怨着。“而现在我们又要面临被雨淋透的麻烦,该死的,我讨厌这鬼天气。我们需要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希望我们运气不错。”黑马呼着气,仿佛在赞同他的决定。

Minho脱下长袍,将它塞进马背上的包裹中。作为亚法隆的魔法师,他的衣服也是组织标志性的红色与黑色。紧贴在身上的无袖上衣显示出Minho健壮的身材,左臂绑着罗穆路斯人制造的金属护甲,右臂则被沾着污渍的绷带紧紧捆绑着。这样的Minho性感的能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如果他不是魔法师的话。

Minho再一次确认了方向,拍了拍他的马:“走吧,我们需要加快脚步。”说完就奔跑了起来。

灌木和低矮的树枝并没有对他们的行动造成阻碍,Minho灵活的躲过那些有着自己的意识、突然出现的阻拦他们前进的树枝和藤条,地面上干枯的树叶随着Minho的经过而漂浮起来,然后又被黑马重的踏进土里。

急速的奔跑并没有给Minho带来多大的负担,他呼吸平稳,就像之前缓慢行走的时候一样。他习惯于奔跑,急速的、长距离的,事实上,这是他的任务总能完美解决的关键。

雷声从远处传来,空气变得更加潮湿。林间也开始变得有些喧闹,隐藏在暗处的生物们发出声响,显然它们也准备找个合适的位置,躲避即将来临的大雨。

在这些大自然的声响中,人的惊呼声就显得格外突兀。

Minho立刻停下了脚步。

自从魔物出现在这里,这片森林就被人们称为糖果之森。名字听起来可爱,但无论是魔法师,还是普通的民众都知道,在这片森林里居住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魔物,尤其在牺牲了多名魔法师之后,别说进入这片森林,就是提起糖果之森,都让人感到恐惧。

Minho一向独来独往,可在这片森林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而且Minho敢确定这绝对不是亚法隆的安排,简直太可疑了。

Minho挥手示意黑马停在原地,他放轻脚步,小心翼翼的走向发出惊呼声的方向。在绕过一块巨大的几乎像一堵墙一样的深灰色岩石后,Minho看到在岩石背后的洼地上,坐着一个人,或者说,是跌倒在地上的。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斗篷的兜帽搭在背后,这让Minho看清楚男孩的样貌。

瘦弱,干净,漂亮,棕色的眼睛紧紧盯着Minho,似乎因为Minho的突然出现而被吓到,神色有些惊慌,可爱的像个小鹿。虽然它的衣服沾上了些泥土,但Minho仍能看到丝质面料上的暗花纹路,就连靴子也是用上好的鹿皮精心缝制的。

这个可爱的男孩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多年在外奔波击杀魔物,Minho见过了太多的旅人。颓废的、不修边幅的,衣服上总是有着各种污秽留下的痕迹,身体强壮的就像一头牛;毕竟弱小的人很快就会死于野外艰苦的环境,或者被突然出现的魔物杀死。而这个男孩就像是城里的被家里人宠大的小少爷,不知道外界的现实与残酷,穿着家人准备的精美服饰,莽撞的跑进了这片森林。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离开。”Minho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他在旅途中遇见过许多人,很多人前一秒还活蹦乱跳,下一秒就死了,或者被魔物所杀,或者被敌对阵营的人所杀,也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他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也习惯了不注意其他人的生死,然而这一次,他忍不住开口提醒了这个男孩。

男孩似乎想跟他说些什么,但Minho并不想过多交流,转身离开。这个男孩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过路人,或许他能成功离开森林,回到他温暖的家里;也或许他将永远留在某片洼地、草堆、或者是野兽的腹中。这对Minho毫无影响,或许在未来听到关于这个男孩的噩耗时,他会为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感到惋惜,但他仍然是亚法隆的魔法师,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完成亚法隆布置的击杀魔物的任务。

酝酿已久的大雨终于从高空倾泻而下,Minho很幸运的在大雨之前找到了躲避的地方。这个森林中被抛弃的村落虽然几乎被魔物夷为平地,木柱已经腐烂,散落在地上,被植物和真菌所覆盖,但一些残垣断壁仍保留着当年的模样,无声的诉说着当年的惨状。

村落里唯一幸存的破屋只剩下两面墙,雨水顺着寒风泼撒到地面上,不过还在还有一片足够挡雨的屋顶,这让Minho至少不会全身湿透。他紧了紧在大雨之后又重新披在身上的斗篷,靠在角落里。他的包裹已经从马背上取了下来,放在他的身后,可怜黑马躲不进这个狭小的空间,只能站在雨中。

雨在地上汇集成水流,顺着地势流动着。Minho所占据的角落虽然没有灌进雨水,但空气潮湿的让他的衣服几乎能拧出水。天色越来越暗,雨势却没有一点减小的预兆,Minho知道今晚是无法吃到一顿热乎乎的饭了。他从包裹里摸出一条肉干,就着水袋里满满的水,一点点吞下去,填满早已饿得发慌的胃。

当夜色已深,无所事事的他终于放松了精神,漫无目的的想着近期发生的事情,关于看到任务时候的惊讶,关于几乎没有多少内容的魔物资料,关于,那个男孩。

那样干净的眼神,让Minho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就判定了男孩的无害。他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森林中。Minho猜测着一切的起因和结果,他希望那个男孩能活下去,而不是葬身在这里;但理智告诉他,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Minho记得关于魔物的资料上清楚的写着,这三年来,踏入这片森林的人都死在了这里,不管是魔法师,还是普通的民众。

“希望他能活下来。”Minho呢喃着,吞下了手里最后的一点肉干。


评论
热度(25)
  1. 诸葛子瑜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