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移动迷宫Thominho同人)命运

哨兵向导、现代AU

CP:Minho/Thomas

HE

 大纲来源于安白

 

 

 

 

纽约,晚上,警察署。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而警察署的办公室仍然亮着灯。一个黑人警察从座位上站起来,在办公室角落的咖啡机上接了一杯,又端着它走回来,递给坐在他旁边的亚裔男子。“你对今晚的行动把握有多大,Minho?”

当警察的亚裔总是少数,更别说做到优秀。Minho是一年前从部队退役后来到这里的,据说在部队里也同样优秀。他强壮,反应迅速,每次射击训练总能拿第一,这让他很快就成为了科室里非常重要的骨干。

Minho接过咖啡,一口喝掉后就讲杯子随意的放在一旁堆满杂物的桌子上。他揉了揉眼睛,“只要线人提供的信息没有错,那么今晚你就等着熬夜审讯犯人吧。”

就在前几天,警察署旁边的街道上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从房间留下的痕迹看来,杀手应该是死者认识的人,临时做出杀人的决定。但那栋房子年代久远,没有安装任何摄像头,这让他们的排查工作非常辛苦。还要就在前一天,他们突然找到了新的线索,直接确定了嫌疑人,并且有了线人给的行踪之后,他们只需要提前部署警力,就可以轻松的将犯罪嫌疑人抓铺归案。

Minho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到了10点半,现在出门,开车到达埋伏点的时间刚好。“我走了,Alby。”他站起身,在桌上翻了一圈没发现车钥匙,就把手伸向那个叫Alby的黑人男子。

Alby从腰间取下钥匙,扔给Minho:“小心点。”

“放心,不会把你的车变成废铜烂铁。”Minho拿上钥匙,转身就离开,在离开办公室前他听到Alby又说了一句,“我是说你。”

今晚的行动毫无危险,Alby到底让自己小心什么。Minho再次回想了一遍计划,确定就算现场出现突发情况,也有第二套方案可以应对。Minho总觉得这次的线索出现的过于突然,线人对嫌疑人的情况也过于了解,这让人不由得想到阴谋。但Alby跟他分析很多遍,都无法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而此次谋杀案影响很大,舆论的压力迫使他们需要尽早结案,因此,虽然Alby认为此次行动透着一股诡异,但仍然安排了人员进行抓捕行动。

虽然Alby毫无头绪,但Minho隐约有些猜测。

他是一年前退役后来到这里的,在这之前,记忆中自己曾经在部队里参加了两年的丛林受训。丛林条件很艰苦,训练也很苛刻,但Minho坚持了下来,并且成绩优异。当然,这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样子。

Minho在退役后不久,就察觉到自己身边的一些异常。他在出任务的时候有时会感觉到被监视,偶尔会发现自己办公室的桌子被外人翻过,甚至有一次在自己住所的周围,也发现了可疑人员。在他为这些不合理的事想了无数种可能之后,最终得出的结论,只可能是与那两年记忆中的丛林集训有关。

不管记忆中那两年的经历多么清晰,但在两年的丛林受训后就立刻退役,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可惜手边的线索太少,就算他想解开这个谜团,也无从下手。

而这一次,Minho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这或许是那些神秘人对他的试探,但也同样是Minho对那些人的一次接触。

不到30分钟,Minho开着警车准时的出现在了埋伏点。他将车藏在阴暗的角落,确认藏在外套下的P226弹夹全满,他就放心的走进埋伏点,等着嫌疑犯出现。

线人的资料上显示,嫌疑人会在晚上11点出现在这条小路旁的死胡同里,进行某些违法交易。Minho安排的人手早已各就各位,隐藏在周围,就等着嫌疑人自投罗网了。

这一片小区位于市里偏僻角落,平日里总是有很多社会人员在这里聚集,因此治安也起其他片区差一些。嫌疑人在犯案之后躲到这片小区,要找人想办法将自己弄出纽约市,于是线人就以为对方办证件为由,约对方11点在这个无人的角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胡同的一头是一面一层楼高的墙,虽然Minho确定在抓捕行动开始之后,对方绝对没有时间爬过那面墙。不过以防万一,他仍然安排了两名警察,蹲守在墙的另一侧。胡同两侧的高楼内也早已安排好人员,如果嫌疑人负隅顽抗,他们就会从高处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剩下2名则躲在离胡同有些距离的房屋内,他们会在看到信号的一瞬间,跑向埋伏点,制服犯人。

而作为行动指挥的Minho,他则负责最危险的角色。他要假扮与犯人接头的线人,要将犯人引入包围圈后,才可以进行抓捕行动。因此,他现在并没有穿警服,他穿着一件黑色套头短袖衫,将枪藏在腋下,外面又套了一件深蓝色布面夹克衫,让人根本无法发现。灰色宽松的休闲裤,搭配着皮质靴子,右脚的鞋子里还藏着一把匕首。这一身搭配看起来非常无害,但实际上不管犯人如何凶残,Minho都有武器进行防卫。

他在胡同里站了一会儿,看了眼时间,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一分钟了,而嫌疑人还是没有出现。难道线人给的信息是错误的?他隐蔽的用对讲机告诉所有人员,继续原地待命,等待嫌疑人的出现。他则表现出焦急的样子,在胡同里来回走动。

很快,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注意,注意!嫌疑人已经出现,正向埋伏点走去。”

“按计划行动。”Minho又下了一遍命令,就将对讲机收起来,背对着胡同入口,等着嫌疑人进入埋伏点。

寂静的夜晚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在Minho背后不远处停了下来。Minho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看着来人,脸上带着非常灿烂的笑容。“你就是那个要我为你办一个新身份的人?”

那是个一看就知道是混在社会底层的男人。男人挺着一头乱发,他佝偻着身子,双手不停的揪着身上廉价旧衣服的下摆,小眼睛四处打量着,露出毫无自信的怯懦的神色。

“那个,你……你真的能帮我办好吗?”男人小声说道。

Minho笑着说:“没错。你要的新证件,我已经帮你办好了,你要看一下吗?”说着,他挥了挥手中的资料袋。

男人激动的上前两步,然后突然停下,指着地面说:“你扔在地上踢过来,你退后。”

“要不是别人介绍,我才不会做像你这种新人的活,麻烦又事多。”虽然对男人的要求不满,但Minho仍然按照对方说的话做了。他将资料袋踢过去之后,就后退了两步,摊开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

男人看到资料袋被踢到自己面前,双眼紧紧盯着Minho,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当他够到资料袋时,他迅速站了起来,一把将东西拽进自己怀里,紧紧抱住。

男人的反应有些出乎Minho的意料,他本来想在男人查看资料放松警惕的时候,悄悄上前进行抓捕;然而男人并没有看资料袋里的内容,而是仍然盯着Minho。

“东西拿到了,我想你现在应该给我钱了?”计划被打乱,Minho只能临场发挥。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向男人靠近,想找到机会。而男人看着Minho,突然退了两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微小的玻璃瓶,砸在地上,然后转身逃跑。

玻璃瓶瞬间破裂,冒出一丝淡黄色的烟雾,然后消散于空气中。

“上!”Minho大吼道。既然对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那么他也不用考虑什么计划了,他迅速从枪套里拔出枪,指着男人的背影。“站住,不然我要开枪了!”

他保持着举枪的姿势,想要追上去,但突然一阵头疼,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夜色下,他明明看不见远处的情况,但他突然清晰的听见其他警员们追过去的声音,听见男人被扑倒,听见戴上手铐的声音,甚至远处的汽车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这些就像在耳边发生的一样,声音大的令人头痛欲裂。

“唔……”Minho忍不住扔下枪,抱住头,希望能缓解头痛。即使是他这个习惯忍耐疼痛的人,都忍不住出了声,身体也因为疼痛而轻微抽搐。

然而警车到来的时候,警铃和鸣笛的声音,彻底让Minho陷入了昏迷。

“Minho警官!?”


评论(11)
热度(74)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