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移动迷宫】【Thominho】终生研究(下)(情人节短篇,原著大量剧透

情人节快乐~


注意事项如上篇:http://zhugeziyu.lofter.com/post/1cd33454_5d66887




“佩琪处长!?这是怎么回事?”Thomas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相信了她,然而她却背叛了他。或许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他猜测过,或许这件事里有佩琪处长的参与,然而真正看见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深受打击。

佩琪处长努力想露出一丝笑容,但僵硬的表情显得她更严肃:“怎么回事?看来你还没有全部想起来,我想你需要再休息一会。”

“不!”Thomas激动的大吼,打断了佩琪处长的话。“我已经休息够了!其他人在哪?”

“Thomas,你现在太激动了。”

他知道自己太激动了,他应该平静下来,找到合适的机会脱困,而不是像个狂客一样大喊大叫。但是他忍不住了,没有人在三番五次的以为自己进入了天堂的下一个瞬间就跌入地狱之后还能平静的面对。他受够了。

Thomas做了两个深呼吸,至少克制住自己想上前揍一顿她的冲动,开口道:“你说过,数据采集完了,不再需要我们了。我们也按照你说的地方离开了WICKEDE总部,可是现在,我又出现在了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佩琪处长看着他,直到Thomas真的平静下来,她并没有回答Thomas的质问。“我希望你能自己想起来,不过现在看来,我需要给你一点提示。当你想起来这一切,我会带你去见你的朋友。希望等你想起来之后,仍然认为那些人是你的朋友。”

“不,我不想……”Thomas不希望回想起佩琪处长口中的事,他想阻止她,然而佩琪处长还是开口了。

“第二代迷宫是构建于梦境中,你想起来了吗?”

他想起来了。

在第一代迷宫建造者相继因为闪焰症而死去之后,他开始思考他们试验的方式,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他认为第一代研究者的研究思路并没有问题,但在人类越来越多的因为得了闪焰症而发狂死去的时候,免疫人的存在至关重要。迷宫的设计本身并不是一个愉快的像是游戏一样的试验,而是伴随着死亡与背叛。

他相信,他们最终能找到治疗闪焰症的方法,但这可能并不是一个短时间内所能做到的事。如果一旦出现失误,可能又需要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试验,这就意味着要有更多的免疫人会死在试验的各个环节上。

试验过程中出现死亡,这可以说是为了更伟大的目的;然而Thomas认为,迷宫设计中的死亡,都是无意义,根本没有必要的。

就算有足够的免疫人来完成这个试验,可是更多的非免疫人等不了。隔离措施并不能有效控制闪焰症的扩散,大城市在一个个的沦陷,没有时间了。

于是Thomas想到了一个方法,那是被第一代研究员放弃的方案——在梦中构建迷宫。

第一代研究院认为这个方案经历时间太短,无法更全面的搜集讯息;而且现实中的反应更真实,试验效果更好。而Thomas需要的就是短期的,没有人员伤亡的方法。

他和Alis重新找出在WICKED仓库里堆满灰尘的专门用来构筑梦境的仪器,万幸的是,它并没有因为长久搁置而失灵。Teresa改造了它,使它更符合Thomas的本意:安全的,有效的。

他们设计好梦境的背景,将仪器与试验体的大脑相连,通过仪器监测试验体大脑活动的数据。然后插好供氧及营养液的导管,他们将试验体放入营养舱中。

建造在基地下的迷宫早已被改建成空旷的房间,一排排营养舱整齐的摆放着,最终的数据都通过仪器,汇入巨大的信息处理系统。
Thomas安排了专人负责试验体生命体征,一旦情况有异,立刻终止试验体的数据采集,将其唤醒。

在漫长的改造仪器之后,他们终于在半年前开始了第二代试验。Thomas认为,这一次的试验,至少不会出现像上一代一样的结局。免疫人的数量并不多,他们经不起伤亡。

在将1号试验体送入营养舱之后,试验终于开始了。

仪器连接着大脑。在试验开启后,仪器就会对部分记忆进行屏蔽,然后不断的对试验体脑电波进行干扰,最终确保每一个试验体在进入这个巨大的梦境试验中之后,都无法回想起任何现实中的事。他们将梦境当成真实的环境,一旦在梦境中受到无法弥补的重创,就会清醒过来。

五个月之后,其他的试验体都按照计划进入了梦境系统,一切都像Thomas预料的一样。个别试验体因为梦境中的攻击而清醒之后,他会按照对方的意愿进行安排,或者送走,离开WICKED总部,或者留下来。

最终,终于轮到他们负责整个试验的四个人了。试验的前半部分是成功的,但他们需要一个人,引导试验体离开之前所构建的梦境,进入下一个场景的试验,收集更多的数据,这个关键的人选,就是Thomas。

他将试验重要的步奏及问题告诉佩琪处长,以及Brenda——她可是试验组中非常重要的一名研究员——然后他进入了营养舱。之后与大家相处的所有记忆,都是在梦境中完成的;所有的关键变化,早已经写在了剧本上。

他与所有人的相遇,相处,根本就是一场梦。

他应该生气,应该难过,但Thomas清楚的知道就连试验结束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情绪,他都想到了,并且做了无数个应对这种情况的方案。他现在很平静,或者说,他让自己显得很平静。

或许这一切更应该值得高兴,因为没有任何人伤亡。

佩琪处长一直注意着Thomas,直到他抬起头注视着自己,她才开口道。“你想起来了吗,Thomas?”

“……是的。”或许有些小细节还有些想不起来,但自己做过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佩琪处长退后两步,门又一次的打开了。“我想你一定想见见你的朋友们,你的疑问,我们可以边走边说。”

冰冷的金属色甬道一直延伸至黑暗中。Thomas知道,在上一代WICKED被闪焰症侵袭后,再一次被招进组织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很多人绝望了,他们看不到未来和希望,宁可疯狂的度过余生,也不想加入WICKED。

但就算WICKED的人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多,这样漆黑又没有守卫或者试验员的通道都让Thomas感觉有些异样。但现在的他相信佩琪处长,他知道,在必要的时候,她会说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Thomas又一次回想着试验的细节,脑海中的记忆一点点恢复,他发现设计和操作之间出现了很大的偏差。

“我记得一开始设定的剧情并不是这样,那个杰森是怎么回事?”

“是的。你还记得杰森?”

“记得,事实上,原本的剧本里不应该有他的出现。”

高跟鞋的声响回荡在走廊里,四周显得更加寂静。佩琪处长一边保持着速度,一边说。“在你跟我说过杰夫对于第一代迷宫试验的狂热并对第二代试验表现出强烈的反对的时候,我就将他调离了试验组。结果没想到他找到方法入侵了整个造梦系统,我们没有办法在不影响试验体大脑的前提下驱逐他。万幸的是,杰夫对于其他人并没有兴趣,而你又成功的逃脱了他对你的攻击,虽然你清醒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

造梦系统被入侵,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试验体的大脑与系统相连接,一旦系统出现问题,会直接对大脑造成伤害。Thomas有些担心。

“那么其他人呢?”

“你放心,他们的大脑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你的朋友们都着急想要看你,我让他们耐心等待,你受到了精神攻击,需要静养。不过那个叫Minho的孩子,一醒来就到处找你,我差一点没有拦住。”

Minho。

想到他,Thomas心情有些复杂。“他……现在怎么样?”

“你说Minho?”佩琪处长顿了一下。“在回想起记忆之后他就没有要求见你,只是说希望离开。我已经将大部分的B组成员和少数的A组成员送去了你知道的那个安全的地方,不过这个人的要求我并没有批准。我记得在基础数据统计阶段,你就一直很关注这个人。我想你一定有话要对他说。”

“呃……是的,谢谢。”Thomas觉得有些难过,不过他想过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欺骗,谎言,试验体和研究员,Minho有无数种理由选择离开。

而佩琪处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Thomas的消沉,她继续说。“这次的试验非常成功,我们收集到了超过预期的数据和资料。大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下一步的研究以及临床试验,都在等着你的安排。”

“等等。”Thomas停下脚步。“你是说,等我的安排?”

佩琪处长也停下脚步看着他,眼神复杂。“第二代试验由你负责,现在所有的数据都已经收集好了,只有你才清楚下一步要如何研究。”

“可是,有第一代试验员留下的资料,你可以安排任何人来负责试验。”

“Thomas,我并不是免疫人。”

“什么?”Thomas不明白佩琪处长这句话的意思,或者说不敢去想。

“我已经患上了闪焰症,事实上除了负责研究试验的那几个人,其他人都患上了闪焰症。我把他们关了起来,我知道我也应该被隔离,但我不放心。”佩琪处长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WICKED的试验不能终止在这里,还有许多人等着我们拯救。我决定将WICKED交给你,Thomas。我们需要你,需要你继续研究。”

“可是……”

“你想拒绝吗,Thomas?我们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完全解决闪焰症的问题,你真的要放弃?”

“不。”Thomas叹了口气。“为什么是我?我以为你更信任Brenda或者是其他人。”

佩琪处长拍了拍他的肩。“因为你永远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你会选择你认为正确的事。只有交给你,WICKED才能真正做到我们的观念。”

WICKED is good.

两个人继续顺着通道行走,过了很久,Thomas才听到墙壁内传来隐隐约约的喧闹的声音。

“我想你不会希望有人打扰。”佩琪处长转过身,顺着来时的路走了两步,又突然退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磁卡,递给Thomas。“我的办公室以后归你了。对了,如果有闪焰症的治疗方法,一定要记得先让我试试。你们需要下一步的试验体。”
她露出一个Thomas认为最温柔的笑容,然后转身走进了黑暗。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通道内,这一次,Thomas觉得这声音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冰冷。

他走上前,深吸了一口气,将磁卡移到门前,大门发出一声清脆的电子音,然后缓慢的打开了。

Thomas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他知道,梦境里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并没有人真正的死亡,但是他仍然为他所看见的场面激动。
Chuck、Alby、Newt、Teresa……还有许许多多幽地的人,他们都在这里!他们都还活着!

他激动的冲了上去,一把将Teresa抱在怀里,非常用力的抱着:“我以为你死了。”这是与他一起长大的好友,梦境里Teresa的惨死吓坏了他,而那次的‘死亡’并不在剧本上。

Teresa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笑着说:“虽然我不介意,不过你真的要抱着我,哭的像个小女孩一样吗?”

Thomas这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太大了。他急忙松开手,看着Teresa,露出灿烂的笑容。

大家看到Thomas都很高兴,围住了Thomas,凑上前拍着Thomas的胳膊和肩膀,笑的很开心。Chuck也挤进了人群,凑到Thomas面前。“嘿,伙计,你干嘛不给我一个拥抱。”

Thomas伸开双臂,给了Chuck一个拥抱。“我很高兴你没事,Chuck。我为曾经的事感到抱歉。”

“实际上我觉得你做的事情很酷。”Chuck笑的有些腼腆。“虽然当时确实有点疼,我是说有点。你知道,当我从梦境中醒来,我被吓坏了,以为这又是一场噩梦。不过现在都结束了,不会再有那些让人难过的试验了,对吗?”

人们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Thomas。

“对,你说的没错。”Thomas笑了起来,语气轻松。“你们的任务结束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任务结束了,至少不再需要免疫人做试验体了。

人群里发出了欢呼声,Thomas知道,这是他们最需要的。离开,离开这个充满噩梦的地方,不管外界条件多么艰苦。

在喧闹的人群里,Thomas看到了Newt,他挤开人群,站到Newt身前,有些忐忑。

“嘿。”

Newt笑了笑。“嘿,Thommy,你终于醒了。”

“是的。呃……抱歉。”Thomas无法忘记自己对着朋友开枪,但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满腹的愧疚最终只能包含在最简单的一句抱歉里。

“要知道我当时差一点就对你失望了,不过幸好,你做了正确的事情。谢谢,我的朋友。”Newt看起来想给Thomas一个拥抱,他向人群的角落看了一眼,最终只是跟Thomas握握手。

“我一直跟佩琪处长说,要看到你醒来我才会离开。看到你现在样子还不错,我想我和Alby现在可以放心的回房间收拾东西,明天就离开这里。”

“等等,你是说你们要离开了?”

Newt看着他:“在梦里,在这场做了两年的梦里,我已经受够这个地方了,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离开这里。”

“可是你们离开这里并不安全,我是说,外面有很多狂客。”

“Thommy,看来你还没有从梦中清醒过来。”Newt笑了笑。“在试验中,我是没有免疫的,你懂吗?”

“什么?”

“我怎么可能不是免疫人?事实上所有参加试验的都是免疫人。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抱歉。”

“我就知道你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再见Thommy,或许我们会在未来再次相见,我的朋友。”Newt走上前,给了Thomas最后一个拥抱,Alby也上前,跟Thomas打个招呼,就和Newt一起离开了房间。

然后是Glly和Frypan,还有其他人,陆陆续续的上前跟Thomas道别,然后一个个的离开,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带给他们噩梦的地方。

他理解他的朋友们想要离开的理由,如果他没有回想起一切,他也会选择跟朋友们一起离开;但现在不行。

蓝图的已经构建完成,现在只需要带领科研人员找到能适用于非免疫人身上的治疗方法。Thomas并不是为了WICKED,也不是为了什么那些人吹嘘的所谓伟大的理想和信念,他只是希望自己过去做的决定并不是错误的。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证明,也或许最终还是无法成功,但他不想在现在,看着希望就在眼前的时候,放弃了过去做的一切。

他并不为朋友的离去感到伤感。比起那漫长的噩梦,至少大家都还活着;或许未来的某一天,大家又会再一次相遇。

活着就充满着希望。

Teresa走向前,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吧Thomas,至少我不会离开。我要去通知Alis、Brenda,对了,还有瑞秋,我们将拥有一个新的领导者,并且明天就要开始下一步试验。”Teresa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就离开了。Thomas接手WICKED的事情,早在Thomas醒来之前,佩琪就跟她说过。她赞同这项决议,也知道Thomas想要顺利接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需要尽自己的努力去帮助Thomas。

明天就要开始下一项试验,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到治疗方案,人类的时间不多了。

当Teresa也离开之后,Thomas才发现Minho还在房间里。他沉默的坐在角落,看着Thomas,没有任何表情。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我以为你离开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Minho。在梦里,他们一起经历过许多事;而在现实中,这才是他们的第一次交谈。

Minho耸了耸肩,看起来毫不在意。“不过很快就要离开了。”

“为什么要离开,你讨厌WICKED?”

拜托,留下来。他想。他可以笑着送别朋友们去过新的生活,但他无法看着Minho离开。

“Greenie,没有人会喜欢WICKED,大概除了你们几个。”Minho瞥了一眼Thomas,语气有些冷淡。

“我并不是喜欢WICKED,我只是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

“这些都无所谓了。你现在是WICKED的头头,连Teresa都知道这件事,你却瞒着我们大家。”

“我不觉得在刚才那种场合下需要说这种事,而你知道,我什么都不会隐瞒你。”这句熟悉的话说出来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不管如何,有些感情也是真实存在的。
但即使Thomas这样明显的表示,自己仍然记得梦中的一切,并没有变成Minho从没有见过的研究员,Minho还是表示,他第二天就要离开。
不!Thomas有些慌张的开口。
“说起来,Minho,你的数据一直让我非常吃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这句话,话语刚说出口,他就懊恼的恨不得把自己打一顿。
“什么?”Minho听到他的话,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沉,他站了起来,缓慢的向着Thomas走来。

Thomas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这个,然而他仍然忍不住接着说:“你的各方面表现都比其他人要强,事实上,我在进入狙杀平台之前,一直观察着你。我不明白,你的大脑里有数量惊人的闪焰症病毒,为什么还能保持正常的行动。”

Minho面无表情的盯着他,Thomas反而平静下来,或许这就是Minho的魔力。他想。
“对你的研究好想要拼上我一辈子……你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吧?”

Minho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他笑着扑了上去,紧紧搂住Thomas,力道大的几乎要勒断Thomas的腰,吻上Thomas的唇,给了他一个令人窒息的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Minho,留下来……”Thomas抬起手,环住Minho的背。这是他一直想要的,而现在,他终于得到了。

“你总是这么狡猾。”Minho笑的很开心,不管之前他担心过什么,但他知道,Thomas永远会选择他,从他们相遇开始。

“别忘了我说过:I’m here,我会一直在这里。”




后记

Minho:“事实上,就算你当时没有挽留我,我也不会离开。”

Thomas:“恩……”

Minho:“你当时说的那句话,说要跟我过一辈子,我真的非常高兴。不过我还是更希望你能对我说love you forever。”

Thomas“闭嘴!帮我把Teresa叫过来,我找到关键了。”

Minho:“明明可以用系统呼叫,却非要我跑一趟……好吧,我现在就去。对了Thommy,你脸红了。”

Thomas:“赶快去!!”



——————————END

谁能知道我这篇文的关键句子是从哪里看到的,猜对有奖励哦~~(虽然我觉得你们猜不到2333333提示:手机游戏)

评论
热度(30)
  1. kiyoshi2013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2. Pinobo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QAQ大家都好好的,happyending太棒了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