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移动迷宫】【Thominho】终生研究(上)(情人节短篇,原著大量剧透)

这篇其实是为情人节写的短篇啦~~~不过最后好像……?恩不过放心,还是一块大甜点啦~~


背景是:三本正传之后,延伸的脑洞,BUG一堆,不知道想表述的有没有写清楚。以及这篇貌似又退化成我以前的碎碎念的感觉了……要是觉得这篇很烂……额……我也不管啦,这篇写了9300,写的头疼了……


大量剧透慎入!!大量剧透慎入!!大量剧透慎入!!重要事情说三遍。


请慢用,文章下半部分明天发=W=以上


PS:我开头第一段第三段直接用了第三本最后的句子,我是想让文章看起来像接在第三部之后;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的话我再改了就行


——————————————————————————————————————————————————————————


Thomas坐在悬崖顶上,两脚垂在悬崖边缘,俯瞰大海。太阳即将消失在海平面,晚霞像火焰般烧着天边,那是他所见过最壮丽的景致。


现在终于一切都结束了。他想。没有该死的WICKED来打扰他们,也没有“右腕”组织或者是狂客。这里是天堂,没有任何人知道。


他们已经做决定,在底下的森林里定居,Minho已经开始发号施令,筹组觅食小组、造屋小组和维安小组。Thomas笑得轻松,再也不想担负一丝一毫的责任。他累了,身心疲惫。他希望不管置身何处,他们都能与世隔绝。


Brenda走过来,她想和Thomas说些什么,Thomas已经太疲倦了,他并没有想跟Brenda聊天的欲望,尤其是听到Brenda说了那样莫名其妙的话之后。


在夜晚来临之前,他们只找到少量的水果。但这并不算太糟糕,至少幸存的人们不需要饿着肚子熬过来到天堂的第一个晚上。


他们生起了几团篝火,Minho分配人手照顾那些年龄小的孩子,每一个篝火旁都安排了几组人员夜晚轮流值班。这片森林看起来很安全,但他们已经再也经受不起任何的意外了。


Thomas自告奋勇的和Minho值上半夜,他和Minho值班的篝火就在身前,其他人早已经疲惫的睡下。隔着人群,Thomas听见Frypan打呼噜的声音,以及Gally磨牙的声音,这让他回想起还在幽地的时候。


那时他总想着逃离迷宫,逃离那座禁锢了所有人的牢笼,然而真的逃离之后,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美好。


Thomas摇了摇头,让自己从脑海中浮现的画面里清醒过来。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他们需要的是好好的活下去。


Minho巡视了一圈,在确保大家都已经找到合适的地方休息后,走到Thomas身边。他将手上的火把在地上固定好之后,就靠着树坐下来,离Thomas很近。


篝火生的很旺,燃烧的火焰旋转着,扭动着伸向天空。两人的脸被火焰印成橙色,脸颊也被火焰的热量烤的有些发烫。Thomas觉得很舒服,身体疲倦的想要进入梦乡,可是一闭上眼睛,Chuck、Newt、Teresa的模样就出现在脑海中,搅得他根本无法平静。他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篝火,强迫自己放空思想。


Minho也在一旁静静的坐着,隔了很久,他才开口,声音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口而显得有些嘶哑。


“傍晚的时候,我看见你和Brenda在悬崖上,你们说了些什么?”


“她只是说我们幸存了两百多人,这是好的开始。”Thomas只能想起这一句,或许Brenda还说了别的什么,但他没有注意。


“呦,我们连明天吃什么都不知道,而她却和你说这些?”一贯的Minho风格的冷嘲热讽。Thomas毫不在意,他歪着头看着Minho。


“我们都活下来了,这确实是个好事。”


“不过你说得对。”Minho转过身,看着Thomas的眼睛,“我们都活下来了,这确实是个好事。”


Thomas从没有见过Minho这么认真严肃的表情,他觉得有些不自在,轻轻向后挪动了一点距离。


如果Minho用着那次进城时候的语气和神色,就算是对着他说一百遍的“remember that I love you”,Thomas也只会对着Minho翻白眼,对此毫不在意。


Thomas知道自己在某些事上反应并不敏锐,至少Teresa和Brenda常常被自己的一些话弄得非常生气。但他绝对不会搞错Minho的意思,他和Minho并没有该死的WICKED塞进脑子里的东西而产生的心灵感应,但他们永远默契的就像有心灵感应一般。


以前Thomas还能当做是Minho的玩笑,但这一次他知道Minho是认真的。或许两人依偎着生活,互相舔舐着伤口,能让那些痛苦的,惨烈的记忆看起来不是那么沉重。但他无法判断,到底应不应该做出回应,Minho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人,唯一的。他不想失去他。


“Minho,我……”Thomas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许他应该装作没有明白Minho的意思。他眼神飘逸,不敢与Minho对视,然后低下头,不去看Minho有些受伤的表情。


Minho扭过头,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好了,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Thomas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不,说好的,我跟你值上半夜。”


“你现在需要休息,Thomas,去睡觉。”


或许现在的气氛并不适合说这些,但Thomas太不安了,有些事如果不说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他犹豫了一会儿,轻声说。


“Minho,你知道,我有好几次醒来,都发现事情变得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情况让我觉得简直太自由,太放松了,我不知道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是不是还在这里。这太不真实了,你懂吗?我甚至怀疑我们根本没有逃出WICKED的试验。”他越说越激动,仿佛他的假设都成了事实。


Minho打断了Thomas。“Thomas,我在这里。”他双手抓住Thomas的肩,让他面对着自己。“我会一直在这里,好吗?”


Thomas觉得自己心情平静了下来,他知道,Minho的承诺总是能做到的。他现在觉得有些困了,在心里的事情终于能暂时放下之后。


“你保证?”


“你脑袋里都塞满了空咚吗?现在,去睡觉。”


他终于靠着树,闭上眼睛,疲倦让他很快就陷入了沉睡。Minho在身边,这让他感到安心。


Thomas又开始做梦。


这一次出现在梦里的不再是他没有回复记忆前的经历,而是从他进入迷宫之后的。他刚进入迷宫所看见的画面,Chuck受到枪击而倒下的画面,Alby惨死在鬼火兽的攻击之下的画面,还有Newt……


Thomas想醒过来,这次的梦给他的感觉并不舒服,他觉得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刚出迷宫、在宿舍住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在荒漠中幸运的跑上了大堡却昏迷之后也是这种感觉。这一次并没有任何人的提醒与警告,但他感觉的到,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挣扎着想醒来,但是他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甚至连睁开眼睛这样简单的动作,他都难以做到。黑暗中的光斑像流星一样闪过,Thomas开始看见一些脑海深处的画面,但他想要仔细观察的时候,画面又如玻璃一般碎裂。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终于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感觉到手心的下面是柔软舒适的布料。有光线照射着,透过眼睑。Thomas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环境,身体虚弱的没有一点力气。


这是一个白色的房间,和再一次被抓回WICDEK总部的时候一样。


床是白色的,地板是白色的,墙壁是白色的,甚至连Thomas身上的衣服都被换成了白色。整个房间除了白色,几乎找不到第二种颜色。


他努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慌张的打量着各个角落。


“嘿!有人吗?!”他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他所做的那么多的事,就是为了脱离WICKED,如果再一次的回到了WICKED的魔掌之下,那么之前做的那些事又有什么意义?


惶恐,不安,各种消极悲观的情绪包裹着他。他觉得不只是胃,连心脏都在抽痛。他忍不住趴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希望这样能缓解疼痛,然而这并没有任何帮助。心脏像被人捏住了一般,这让他有些喘不上气;疼痛蔓延到背部,Thomas一个轻微的动作,都几乎能听到僵硬的关节发出的轻响。疼痛让他眼睛里充满泪水,他甚至想哭出声。他曾经在迷宫里杀了鬼火兽之后哭过,而那时候还有Minho在一旁,即使担心被Minho以为自己是爱哭鬼,他还是哭了很久才平复心情。


现在,没有任何人在这里,即使大声哭泣也不会丢脸;但Minho不在这里,那个永远能轻易安抚自己的男人。


抽搐般的疼痛持续了很久,他甚至已经对疼痛感到麻木,不知道什么时候,Thomas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距离前一次清醒过了多长时间。或许这一次清醒之后又会有什么变化,Thomas甚至有些绝望,可马上他就想起了Minho。

在死去了那么多他重视的人之后,唯一还陪在他身边的就是Minho。当然,最终幸存下来的人并不仅仅只有Minho一个人,但Thomas只信任他。


他说过,他在这里。他说过的。


Thomas不断的重复着Minho说过的话,他相信Minho的承诺,他必须相信。


大概是长时间的躺在地上,Thomas觉得有些冷。他挣扎着爬起来,一点点挪到床上坐下。


他终于开始回想之前的一切,以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佩琪处长说过,他们已经自由了,构建狙击常模蓝图的资料已经搜集完成,不再需要他们帮忙。可这是真实的吗?WICKED已经欺骗了他们很多次,Thomas现在感觉非常懊恼,他不应该相信佩琪处长,不应该相信WICKED的任何人,他根本不知道那些人说的哪些话是真话,哪些又是谎言。


房间里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声音。Thomas闭上眼睛,希望能想出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才能逃离现在的处境。这时,Thomas突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他急忙从床上跳起来,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很快,白色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扇门,Thomas不由得后退两步,盯着门口的动静。


如果把握好时机,或许可以冲出去。他想。他并不清楚WICKED总部的结构,但是他要离开这里。


门打开了,有个女人站在门口。她穿着贴身的WICKED制服,神色冷漠的走进房间,门又重新关上。


“你醒了?”


————————TBC


评论(4)
热度(25)
  1. kiyoshi2013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