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Minho/Thomas】哭泣(再特么屏蔽我不发这篇了)

Thomas被噩梦吓的坐起来。

在梦里,他又回到了那座吞没了无数人生命的迷宫。

Alby,Chcuk。

现实是如此的残酷,残酷到连Alby都希望永远生活在迷宫中。可最后他死了,死在鬼火兽的攻击下,Thomas甚至清晰的记得那躺在鬼火兽脚下一动不动的Alby,和鬼火兽身上Alby的温热的鲜血。他或许可以逃过一劫的,可却因为自己错误的判断而白白牺牲了。

还有Chcuk,从自己一进入幽地就陪伴在身边的孩子。在自己无法回想起一切,在自己记忆空白却到了一个陌生环境而恐慌的时候,是他陪伴着自己,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他甚至答应了Chcuk要带他离开迷宫,找到父母。他还那么小,才十二、三岁,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现实,和愚蠢的实验,他本应该享受美好生活,每天只需要思考如何玩耍,如何吸引女孩子的注意;而不是在幽地里干着粗重的活儿,想着自己的父母在哪里。

还有一些记不住名字的,在他们逃出迷宫时死在鬼火兽脚下的男孩。他们是为了自己而死的,为了请出一条路,让自己安全的到达那台电脑前,按下那些该困扰了他们两年的密码。他们在迷宫呆了两年,坚持不放弃希望,就是为了逃脱那该死的迷宫;而自己的存在,却害的他们惨死。

Thomas知道,那些人要的是自己;在当时的情形下,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会被掌控迷宫的人玩死。是的,玩死。就算是Thomas看来,那些人也像是天真而残忍的玩家,而玩具则是他们一个个鲜活的人。

Gane Over。如果不够幸运,他们就连唯一的存在都被消除。

Thomas不敢去想,如果自己和那位和自己有着特殊联系的Teresa不存在,那么这些人的命运又该如何?是早已经惨死?还是都会活着,就算现实再残酷,也有重要的存在值得他们去守护,心中充满希望?

“Thommy?”Thomas惊醒的动静吵醒了Minho。

听到Minho的声音,Thomas觉得平静了一些。还好他一直在自己身边,从幽地到现在,一直,呆在自己身边支持自己的亚洲男孩。

Thomas做了几个深呼吸,觉得自己稍微平静了些,尽力放松自己躺回Minho的怀里:“抱歉,吵醒你了?”

Minho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抱紧Thomas,甚至让Thomas感到有些痛,他也没有松手。Thomas知道,这是Minho的安慰。Thomas当年的设想成了现实,过去的记忆成了他心中严重的心理障碍,而他甚至不愿意去接受心理治疗。

因为Thomas知道,只有靠自己克服了那些痛苦的回忆,才能真正从那段过往中解脱。

“又做噩梦了?你最近睡的可不好。”Minho可以在任何严肃甚至残酷的环境下开玩笑,他一贯如此,可除了面对Thomas的时候。他知道Thomas的心里有多痛苦,可是他毫无办法;如果可以,他甚至想代替Thomas来承受这些痛苦。但现实是,他只能尽量安慰Thomas,在Thomas需要他的时候。

“要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梦到鬼火兽,都挺吓人的。”Thomas尽量试着开玩笑,他喜欢Minho的坏笑,喜欢他不分场合的开玩笑。但Minho只是露出自责、心疼的表情,连碰触Thomas面颊的手都是小心翼翼的。

“……好吧,你知道的,我只是梦到了过去。”他轻轻的吻了Minho。“所以,要不要试着让我累的忘了那些记忆?”Thomas甚至大胆的把手放在Minho的yinjing上,隔着neiku慢慢摩擦着,即使他已经害羞全身都开始透着粉色。

Minho一翻身,将Thomas压在身下,眼神认真而专注:“如果是你的愿望的话。”

Thomas嘴角扯出一丝有些僵硬的笑容:“让我感受你。”说完双手搂住Minho的脖子,将自己埋在Minho的怀里。

平时,Minho总是有着亚洲人的矜持,在性事上并不会表现的太奔放;当然,Minho觉得那是对Thomas的尊重。而今天,Minho的吻带着一丝狂野,湿润的舌头粗鲁的搅动着Thomas的口腔,甚至让Thomas觉得有些呼吸不畅。Minho知道,Thomas今天需要的可不是一个温柔的情人。

Minho一只手紧紧的搂着Thomas的腰,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它折断;另一只手则顺着被Thomas蹭的卷上去的睡衣的边角摸上去,从Thomas细窄的腰到因为兴奋而挺立的乳尖,。

Thomas被刺激的无意识的挺起胸,把rutou送到Minho的嘴边。“Minho……”胸口被Minho温柔的舔弄着,Thomas不知道自己想要停止,还是要更多的快感。不过Minho了解Thomas,从迷宫到现在。他低下头吮吸着Thomas的乳头,仿佛那里能产生ruzhi一般。直到rutou变得红肿而敏感,Minho才放开Thomas的rutou,转而轻咬或吮吸Thomas的喉结。

敢把自己的脖颈献给对方,是因为信任;即使已经进化成人,脖颈也是最关键的要害之一。

Minho知道Thomas信任自己会保护他,他也知道自己相信Thomas会引导自己脱离一个个困境。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所谓誓言,而是一个个两人所经历的过去。

“我在,Thommy。我一直在你身边。”不论过去,还是未来。

忍不住的,Thomas拽着Minho的短发,把自己的唇献上去。不管是因为喜欢而引起的兴奋,还是因为缺氧所导致的亢奋,Thomas都病态的迷恋着。只有贴的如此的进,Minho的味道才能这样清晰的感觉到,才能感受到Minho的存在一般。

“Minho,让我疼……我想感受你……”Thomas被噩梦整的想哭,脑海里一个个鲜活的面容仿佛在提醒他,曾经做过的一切。就算是Minho窒息一般的亲吻都不能止住Thomas脑海中浮现的面容。

明明是毁灭的开始,那些人却以为是希望的火种……呵……

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滚落。就像Alby的看法一样。就算是所谓的被危险包围着的所谓‘世外桃源’,也比现实要好的多。

Minho一边吻着Thmoas眼角的泪珠,一边将手指伸进Thomas腿间的xiaoxue。

好痛!

即使接受过Minho那粗壮的yinjing好几次,那里也不是一个习惯进入的部位。Minho干涩的手指只伸进一个指节,就被houxue紧紧的包裹住,无法移动半分。Thomas紧紧的搂着Minho,无意识的舔咬着Minho的脖子,仿佛这样能缓解疼痛一般。

Minho并没有停下来,他知道Thomas需要的是什么。在Thomas慢慢习惯Minho的一根手指后,他又伸进去了第二根、第三根手指。

Thomas喘息着:“Minho,给我……”他甚至用右腿在Minho腰间磨蹭。

“忍着点。”Minho喘着粗气,他一手扶着Thomas的腰,一手扶着硬的不成样子的yinjing,一点点的挤进Thomas的houxue,直至整根没入。

太深了。

以往Minho总是非常顾虑Thomas的感受,不会让Thomas太过难受;甚至有几次Thomas觉得自己已经昏睡过去,而Minho还没有发泄。Thomas知道,Minho是最棒的男友;而现在,Thomas也希望Minho能在他身上有最棒的体验,而不是忍着欲火焚身一晚上。

Thomas用尽全身的力气,翻身把Minho推倒在床上。他伸出手,扶着Minho的肩,从未达到的深度让Thomas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she出来。

“Thommy?”Minho喘着粗气,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将整个yinjing全部含如体内的Thomas。

Thomias蹭掉眼角的泪珠,露出似哭非笑的笑容:“让我来,Minho。”他伸手扶住Minho的胸口,开始上下起伏着,用后穴吞着Minho的yinjing。

一开始他不得要领,炽热的硬物顶的他异常难受;然而在一次几乎让他射出来的顶弄后,他终于掌握了技巧。

每一次顶到敏感的qianliexian,不只是houxue,他的全身都在颤抖着;要不是亲眼所见,Minho都不敢相信,带领他们逃出迷宫,拥有现在生活的领导者Thomas,竟然这么敏感。

一边抗拒着灭顶的kuaigan,一边在不停的摆着腰,Thomas觉得自己锻炼了这么久的体力就这样消耗光了。他双手搂着Minho的脖子,整个人都靠在Minho的怀里,即使houxue还含着他的yijing。

亲了亲Minho的嘴角,Thomas喘息道:“Minho,给我……我要你……”

Thomas的话刚一出口,他就被Minho转身压在身下,耳边是Minho粗重的喘息声。“Thomas,我会在你身边,永远。”

yijng在houxue猛烈的抽插起来,近乎撕裂的痛苦让Thomas不禁皱起眉头。但他知道这是他想要的,只有痛苦,才能提醒自己,活着这件事,是一件又痛苦、又甜蜜的事。

Thomas抬起腿,环住Minho的腰。他被Minho大力的抽插顶的快要顶下床,而Minho伸出手,又把Thomas固定在自己身下。yinjing蹭的houxue有些火辣辣的痛,Thomas忍不住小声抽泣。而Minho仍没有停止,他调整着角度,重重的顶到Thomas的qianliexian。

“Minho,No……”之前还只是身体上的痛,而现在Thomas只感受到一波又一波无法释放的kuaigan。太过强烈的kuaigan让他无能自已,无意识的在Minho的背后抓出几道爪印。

“Minho……”而Minho仍没有放过他,伸手抚上Thomas的yinjing。Thomas早已经因为Minho的caonong,yijing硬的发烫;而Minho仍轻柔的抚弄着,抠弄着mayan,直到Thomas感觉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把积蓄的jingye射了出来。

而Minho只是轻柔的吻着Thomas的唇,鼻尖,眼睛和额头。“Thomas,没事的。我会在你身边,永远 。”

要是别人做出这种承诺,Thomas是不会相信的;但说这话的是Minho,从幽地就一直支持、相信自己的人,现在的最亲密的人。Thomas必须相信他,也只能相信他了。

“好了,小哭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可是希望你以后的哭泣都是因为我。”Minho一边露出温柔的笑容,xiashen却狠狠的顶了一下,让Thomas不禁红了脸。

揉了揉Thomas一头因为汗湿而显得有些杂乱的短发:“睡吧,Thomas。”亲吻着Thomas的头顶,Minho伸手把Thomas搂在怀里。“让噩梦过去吧。”

噩梦终究会过去的。Thomas相信,因为Minho在。

第二天。

Minho觉得自己有时候需要禽兽一点,再这样来几次真的会憋死………………

虽然Minho觉得,这种事就算再发生几次,他还是会更照顾Thomas的感受。因为他值得。


评论(7)
热度(24)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