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移动迷宫】【Minho/Thomas】雪(PWP,未完)

今年的雪下得比往年都晚。

Thomas坐在桌子前,看着窗外已经变成一片白色的世界。他伸了一个懒腰,浅棕色柔软的毛衫甚至没有遮住他的肚子,微凉的空气从毛衣下摆处钻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外面实在太冷了,Thomas甚至感觉得到从窗框的缝隙中透出的冷风,让被暖气烘的热乎乎的房子也变得有些凉意。

我讨厌冬天!

事实上Thomas觉得这么冷的天气没有人会喜欢。不能穿的单薄的在户外活动,不能开着车想去哪兜风就去哪兜风,不能舒服的晒太阳。噢当然,冬天也有明媚的阳光,不过没有人会想在冷风中呆超过1分钟,他保证。

这种天气应该是两个人裹着毯子,团在沙发上,一起愉快的打游戏,而不是下楼,从温暖的房子里跑到冷风中,把被该死的雪埋住的车和院子清理出来。

Thomas突然看到院子里出现的人影,不满的瞪着那个背影,就好像那人能看得见似得。有些人在冬天能把自己裹成一个球,还有些人却穿着短袖套个外套就能过冬,这真是不公平;尤其是后者还天天穿着夏天的衬衣在自己眼前晃!

楼下的人似乎感受到了Thomas的视线,他转过身,隔着玻璃望着Thomas,挥了挥手。Thomas立刻打开窗户,探出头。

“今天这雪也太大了,我一个人在今晚之前也搞不定。”楼下的人自然是Minho。下过雪后的天空总是晴朗的有些刺眼,Minho眯着眼睛,看着Thomas还没被冷风冻红的脸,笑着说:“你前段时间为了赶报告,坐的腰都疼了。今天刚好下来活动筋骨。”

不!腰疼是因为你!

Thomas忍住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他对着Minho翻个白眼,无奈妥协道:“我觉得你可以直接说你需要人帮忙,我可不喜欢在这种鬼天气里锻炼。”

Thomas准备把窗户关上,外面真的太冷了,而他现在只穿了一件薄毛衫,冷风从他打开窗户开始就往室内灌,他甚至觉得自己就像裸着上身站在雪地里一样。他需要换上最厚的衣服,然后下楼,和Minho一起清扫那些该死的几乎能埋到膝盖厚度的雪。这时,他听到Minho喊了一句:“你总能明白我的意思,甜心。记得下楼多穿点。”

“闭嘴!我是说,不要再用那个鬼称呼叫我!”Thomas又迅速推开窗户,对着楼下吼了一声,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震得房顶都掉下几块雪块,Minho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抖了一下。

“今天他脾气可真暴躁,难道像女生一样到了那几天不舒服的时期?”Minho自言自语着,想到刚才Thomas的表情,他又不由自主的笑的有些得意。“不过说实话,Thommy害羞的样子真可爱,他刚才连耳朵都红了。”

在和Thomas一起上大学之后,Minho就找到了这套房子。房子离学校有些距离,并且并不是很大,不过对于不想被人打扰的两个人来说,这可真是个温暖的小窝。至于上课的问题,这年头买个二手车可没多贵,而且对于陷入热恋中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总是喜欢到处兜风约会。

房子并没有车库,所以Minho一向把车停在院子里。不过今天,好吧,要不是雪地上凸起了一大片,他可真找不到自己的车到底被埋在哪了。Minho没有像周围邻居一样买小心铲雪车,学生的钱总是不够充裕;而且他喜欢自己打扫雪,这感觉很棒。

他准备先把门前的人行道打扫干净,他可不想因为人行道上的冰雪没打扫干净而惹上官司。他可是听说去年冬天邻居就因为没有及时清扫而被一个滑倒的路人告上了法庭。

房门终于打开了,Minho扭头看了过去。

Thomas最后还是听话的按照Minho说的,穿着羽绒服,带着帽子和棉手套,将自己裹成一个球,拿着雪推出了温暖的房子。

“我以为你准备化个妆,做个头发再出来。”

“不。”Thomas说,“我只是按照你说的,穿厚点。”他隔着棉手套,笨拙的把衣服拉链拉到头,顺便把羽绒服上的帽子也带上。

Minho上下打量了翻Thomas,确定他真的穿的很厚,笑着说:“按照我说的,真好。如果你在床上也按照我说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被Thomas用雪推扬起的雪盖了一脸,甚至顺着脖子掉了进去。

好吧,Thommy害羞了。Minho拉开外套,把脖子上的雪弹干净,又伸手把头上的雪拍掉。

希望发型没乱。

两个人当然比一个人打扫快多了,没用多少时间他们就把人行道上的雪清理的干干净净;而院子也已经清扫出足够的地方供他们行走,当然,那辆对他们来说算是贵重物品的代步工具也早已经从雪里刨了出来。

Thomas已经出了一身汗,毕竟他穿的有点太多了。Minho也是,他忍不住把外套的拉链拉的更低,身上的热量甚至在冬天形成薄薄的雾气。他的头发发梢已经结冰,而更多的汗珠顺着鬓角,滚下脖子,一直滑落进贴身衬衣里,在冬日里折射着阳光的颜色。

他总是这么性感。Thomas想,他甚至觉得自己更热了。他忍不住扯下帽子,脱下手套,想用冷空气让自己凉快一下。

“穿上,要么进去。”Minho刚看到Thomas这么做,就扔下雪推大步走过去,把帽子又扣在Thomas的头上。“在照顾完一个赶报告的人之后,我可不想照顾一个病人,在离圣诞节没几天的时候。”

“我没那么弱。”有时Thomas很高兴Minho这么重视自己,但他并不想让Minho觉得自己应该被照顾。

Minho有些漫不经心,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过很多遍。Minho知道,Thomas只是有时会对自己的身材和体质很羡慕,毕竟他就算吃的再多,锻炼再努力,也总是看起来比Minho瘦。这让他有些在意被照顾。

“是的,你并不弱小,如果什么时候你能锻炼的比我壮。”

在Minho说话的时候,Thomas突然侧身迈出右腿,两手抓住Minho的肩膀,全身用力一推。

院子里没有清扫的平整的雪面上,立刻印下了Minho的身形。扬起的雪顺着人形铺了一层,看起来就像是Minho被雪埋了起来。

Minho愣了一下,他没想到Thomas竟然会突袭他。他吹了口气,把盖在嘴上的雪团吹开,看着Thomas在原地笑得站不直身子,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噢,Thomas,你可是惹恼了一头巨龙。”

Thomas笑的有些喘不上气:“那我可是打败了巨龙的勇者。”

Minho从雪地上跳了起来,把头上的雪甩掉后就扑向Thomas,把他推进雪地,这下轮到Minho笑了。

“你偷袭我!”Thomas喊道。

“我只是学你,亲爱的。”Minho笑着,扬着眉。“你可以对我投怀送抱,甜心。”

然后两人就在院子里玩起了摔跤。Thomas压低重心,一边伸腿绊着Minho,一边抓着Minho的胳膊,想将他摔倒在地。Thomas的这些伎俩可不奈何不了Minho,尤其是Minho可比他要壮一点。不过两人才打扫完雪,都有些精疲力尽——好吧,只有Thomas有些筋疲力尽——两人最终还是在雪地里滚成一团。

蓬松的雪就像棉花一般,他们在雪地上滚着,直到Thomas因为那身太笨重的衣服,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后,他们才停止了之前幼稚的打闹。

Thomas趴在Minho身上,感受着Minho的喘息。他忍不住笑着,笑出了声。

“很好笑,Thommy?”Minho一边喘着气,一边抬手拍掉Thomas衣服上的雪。“刚才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像傻瓜一样在大冷天玩了起来,我该庆幸在这之前已经把人行道上的雪都打扫干净了?”

“你得说,刚才感觉不错,不是么。”Thomas撑着Minho的胸口,抬起头看着Minho的眼睛。黑色的眼睛里包含了太多情感,在Minho笑起来的时候甚至眯的看不见,但Thomas知道,他一直注视着自己。

这感觉真的很不错。

Thomas觉得有些眩晕,在Minho的注视下。他俯下身,亲着Minho冻得有些青的唇。就算Minho不怕冷,这样躺在雪里还是会冻僵。

Thomas感受到Minho强壮的胳膊搂上自己的腰,一只手压着自己的后脑,甚至在自己含住Minho的喉结时,Minho更用力的搂住自己,仿佛易失窃的珍宝。鼻息间都是对方的味道,这就是最强的催情药。Thomas觉得自己有些热的喘不上气,他的腿不安分的蹭着Minho,然后被Minho一把抓住。

“我们需要换个地方,亲爱的。我想要你。”低沉的嗓音伴着粗重的喘息声,Thomas觉得就算只听Minho的声音都能让自己硬,更别说那双总是注视着自己的黑色眼眸,此时已经充满了欲望。

Thomas又在Minho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在我写报告的时间,你确实憋了很久。”

 

 ——————————————未完

 

 


评论(5)
热度(18)
  1. kiyoshi2013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