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ho/Thomas大本命不拆不逆

天使/夜行者二本命不拆不逆

就是个闷头码字的,欢迎勾搭~

基本写的东西LOF上都会有,啪啪啪只在SY发

【移动迷宫】【Minho/Thomas】喜欢的心情

该死的,为什么我会跟Teresa来这里。

Thomas皱着眉,看着周围喧闹的人。Thomas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比起来参加这种Party,他更喜欢呆在自己的房子里看几本书。但他的好友Teresa却要求他必须参加这个聚会,作为高中生时代最后的纪念,不然就要陪着这位美丽的女孩逛街一天;天知道为什么女孩子逛街一天都不会觉得累。

Teresa拉着Thomas来的时候,聚会已经开始了。嘈杂的音乐和满屋子的酒味,Thomas有种立马转身就走的冲动,然而被Teresa拉着,阻止了他。

“好吧Thom,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聚会,但我只是希望你能多认识些朋友,多出门活动活动,而不是整天闷在房子里。你还年轻,干嘛要像老头一样?”Teresa露出恳求的表情看着Thomas。

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她,事实上自从小时候认识到现在,他从来没有拒绝对她什么。女孩子是要被照顾的,他总是这么认为。

然而现在,Thomas坐在角落,手里拿着一瓶已经喝了一半的啤酒,第一次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拒绝Teresa的提议。Teresa早已经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至少Thomas屋里屋外都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她的踪迹。

  瞧瞧那边,讨厌鬼Gally已经喝的酩酊大醉,靠着墙坐在地上,脑袋无力的低垂着,手里仍不松开那瓶已经被他喝完的啤酒瓶子;而另一边,Newt已经坐在Ably的身上,他们搂在一起,互相啃着,恨不得吃了对方一样。

该死的

Thomas急忙转过头不再看那两人,甚至有些羞涩的用手挡住脸。

虽然听过关于那两人的一些传言,但没想到Newt和Ably真的是一对。Thomas并不是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而是太过惊讶了。好好学生Newt和那个脾气暴躁的Ably,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Thomas又灌了一口啤酒,其实这是他第一次喝酒,要不是Party里实在找不到水来解渴。

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东西,味道实在是太差了。

Thomas把剩下的半瓶啤酒放在吧台上——想在一个已经被空酒瓶和各种杯子占满的吧台上找个空隙可真不容易——他准备离开了,就算第二天要被Teresa女王责怪他也不管。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到家,洗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然后他就感觉到有人接近自己,还跟自己打了个招呼。

“嗨。”

如果说前一秒,Thomas还恨不得早点回家睡觉;而听到这个声音后,他庆幸自己没有那么早离开,甚至感谢Teresa强迫自己来参加这个自己根本没兴趣参加的Party。

Thomas兴奋的想大叫,他甚至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但他不想丢脸,尤其是在这个人面前。Thomas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转过身,对着那个人露出自认为完美的笑容。

“嗨。”

事实上Thomas并不是这个小镇的原住民,只是前一年跟着父母搬到了这里,Teresa一家也搬了过来,当然仍和Thomas是邻居。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对Thomas没有多少影响;虽说同年级的人大多都认识这个转校生,但Thomas并不热衷于与学校里的男孩们胡闹,而且等到高中毕业,他与这里的同学们就再不会有什么联系了。

当然,这种想法截止到学校在初春举办的运动会。

那是全校唯一一个亚洲男孩,他在跑道上跑的飞快,将其他人都远远的甩在身后。Thomas之前并不认识他,但从这个男孩一出场后全场女生兴奋的尖叫声中,Thomas听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Minho。

卷起的袖子露出的粗壮的胳膊,修长而健壮的双腿,强有力的腰部,和性感的屁股,甚至连身上的汗珠都在阳光下闪着光,吸引着Thomas的目光。他看着Minho轻轻松松的跑完了3000米,然后笑着跟他的朋友们打闹,毫无悬念的等着颁奖。

Thomas觉得这样耀眼的人会吸引大家的关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直到某一个早上被惊醒,看着被弄湿的裤子有些不知所措。

该死的。

在Thomas看来,Minho真是性感的要命。别说学校里的女孩子,就连自己都想找个机会过去搭讪,虽然自己连搭讪女孩子的经历都没有;而Minho平时总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讨厌鬼Gally、好好学生Newt、脾气暴躁的Alby,而Thomas找不到任何理由能很自然的接近他们。难道要学那些女孩一样冲上去“嗨,你今晚有空么,我们去喝两杯怎么样”?得了,那样子简直蠢死了。

结果直到毕业,有贼心没贼胆的Thomas除了偶尔用他撇脚的演技装作不经意的注视着Minho,没有任何进展,甚至连跟Minho说的话都不超过10句——包括在路上碰到说声“Hello”。

而现在,Minho就站在Thomas身旁,离Thomas很近,Thomas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微微的汗味,和清爽的啤酒的味道。

“没想到你也会来参加Party,我以为你对这个没兴趣。”Minho笑着指了指Thomas刚刚放下的啤酒。显然从Thomas喝酒的时候,Minho就已经在注意他了。这个认知让Thomas觉得很兴奋,他觉得有些眩晕,不知道是之前喝的酒的问题,还是因为Minho就站在他面前。

Thomas并不觉得自己瘦小,然而站在Minho面前,却显得小一圈。

这不公平。他想。为什么我就练不出他这样的一身肌肉?不过他身材可真好。

“Thomas?”

“Sorry……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我记得你从不参加Party。”Thomas露出一脸抱歉的神色,天知道他简直尴尬的要死。

我竟然在他面前发呆,还被发现了。今天一定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Minho挑起眉毛,似乎看透了Thomas的心思,让Thomas更感到紧张。在Thomas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的时候,Minho从吧台上找了两个干净杯子,放了半杯子的冰块,又把Thomas之前剩下的半瓶啤酒倒进两个杯子后,将其中一杯递给Thomas。

“我想我们还没有正式认识一下,我叫Minho。”他笑着伸出手,跟Thomas握了一下。

“Thomas。”

他跟我握手了!看来我要修改一下,今天一定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庆贺的日子!刚才的手感真不错!

“看来你之前一直注意我。之前我确实不喜欢参加这种Party,因为在我看来又蠢又无聊;就连Alby的蠢样也让我没有任何兴趣去嘲笑他,要知道我见过他太多愚蠢的一面了。”Minho说着露出一脸坏笑。

天知道我爱死这表情了。不对,他知道我一直注意他了?!

手中的冰凉刺激着Thomas,至少他还知道要在Minho面前表现的正常一点,而不是一个醉鬼,或者是,恶心的同性恋?事实上Thomas关注Minho这么久,但对于他在这方面的看法,Thomas一点不知道。

“Ably的蠢样?我以为他一直像个暴躁的将军。”Thomas故作放松的耸了耸肩,他扭头看向之前Alby所在的位置。

谁能告诉我他们两个亲了多久?他们俩连姿势都没变!

Minho似乎觉得Thomas说的话很好笑,他甚至笑的喘不上气,断断续续的说。“暴躁的将军?得了,你要是见过他因为被Newt踹下床闪了腰而一瘸一拐的样子,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什么?”Thomas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八卦。

MInho认真打量着Thomas,看的Thomas有些心里发毛,不带笑意的说:“是的,Ably和Newt感情很深,他们早上过床了。你觉得恶心?”

“不,并不是!”Thomas急忙答道,他感觉的出来,如果自己的回答慢了,那之后绝对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结局。

“我很高兴你对此没有偏见。”Minho眨了眨眼,笑道。“那么,为了你的没有偏见,干杯。”说完一口干掉杯子里的酒。

等等,那好像是之前我喝剩下的酒……

Thomas看着Minho喝下了那杯酒,不知道是要说那不卫生,还是想说嘿哥们我们间接接吻了。他在Minho的注视下甚至不能保持理智,无意识的顺着Minho的意思喝下了那杯酒,即使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喝多了。他把杯子放在吧台上,整个人也靠了上去;Thomas觉得要不是有吧台在身边,他绝对要腿软的滑倒在地。

冰凉的酒并不能让Thomas凉快下来,冰块顺着酒滑进嘴里,被他咬的嘎吱响,但他觉得自己快烧了起来。

“我以为你讨厌我。实际上我每次碰到你,你都要躲着我。”Minho靠的更近,几乎贴到Thomas身上;左手环着Thomas的肩,看起来就像把Thomas搂在怀里一样。

“不是,你怎么会这么认为?”Thomas感觉世界都在旋转,四肢都已经不听使唤。他只是想转过身看着Minho,告诉他自己并不讨厌他;躲着他只是因为他身边那些吵闹的女孩子让他觉得有些刺眼。然而却没有控制住自己,一头栽进Minho怀里。

“抱歉,我只是有点头晕。”Thomas揉了揉眼睛,挣扎着想从Minho身上爬起来,但全身无力的他只能再一次跌进Minho的怀抱。

“还好吗Thomas?我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小。”Minho有些担心的看着怀里的人。

Thomas想告诉Minho 自己还好,只是有些头晕;可是靠在Minho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闻着他的味道,Thmoas抬起头,看着Minho有些紧张的神情,他想:

真想吻他。

于是Thomas就这样做了,他伸出手搂住Minho的脖子,将自己的唇凑上去,堵住Minho因为吃惊而微张的嘴,甚至伸出舌头去舔Minho柔软的唇。

Thomas只是轻轻的一吻就离开了。他觉得现在状态很好,他想告诉Minho注意了他多久,想和Minho来个激情的KISS甚至是上个床告别自己的处男身份。他想告诉Minho他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早已经想好了以后的事。

他想告诉Minho,他想和Minho认真的谈一场恋爱,不会后悔的。

不过Minho没有给他机会。Minho突然将Thomas按进怀里,一手禁锢着他的腰,一手固定他的头,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逼迫着Thomas柔软的舌头回应着自己。Thomas想要挣扎,强势的亲吻让他有些呼吸不畅,可他感觉棒极了;甚至在Minho的唇离开他的时候,他也忍不住追去想继续。

“ 嘿,我知道你想继续,贪心的家伙。不过不是在这里,我们需要换个地方好好聊聊。我知道的,你一定想好了。”Minho看着怀里的人,笑道。

就连Thomas都没见过Minho这样笑,但是这笑容,真是溺死人的温柔。

知道你笑起来很好看,但是拜托别这样笑!我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Thomas不知道自己回答Minho没有,或许是同意了Minho换个地方继续聊的建议。今晚喝的实在太多了,他甚至不能好好地走路,只能被Minho搂在怀里,几乎是拖着走的出了聚会。当然,他也就没看到Minho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给终于出现的藏在人群里的Teresa使了个眼色。

后记:

第二天Thomas醒过来后,回想起前一晚自己做的事,恨不得缩在被子里装死。Minho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干,他把Thomas从被子里捞出来,给了他亲爱的Thommy一个深情的早安吻。虽然按照时间来说,大概叫午安吻更合适。

“对了,啤酒里多加点冰块确实不错。我觉得我下次可以试着喝一瓶。”Thomas一边下床准备吃午饭,顺便给昨晚被他扔下的Teresa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昨晚没有等她并不是自己的问题。

不过Minho决定,以后绝·对·不会给Thomas任·何·酒。昨晚他把Thoma带回来后Thomas就一直睡到现在,而他对着一个喝醉的人可什么都做不了!


评论(2)
热度(34)
  1. kiyoshi2013诸葛子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诸葛子瑜 | Powered by LOFTER